jpm2g火熱連載小說 家裏有門通洪荒 ptt-第一百二十七章 白蓮慈航熱推-evhhb

家裏有門通洪荒
小說推薦家裏有門通洪荒
就在大罗们匆忙搜刮先天灵宝,恨不得将洪荒掘地三尺的时候,一位修为不过金仙境界的绝美白衣男修,正在不周山中缓慢前行。
“还有多久才能到?”他声音稍显中性,洁白修长如玉的嫩白玉掌,托着一尊白玉凝脂的净瓶,瓶中几根柳枝,插入其中,柳叶嫩绿,色泽饱满鲜艳。
“我的感应之中,应该不远了。”他仿佛自言自语一般,只是后面这一声音,似乎更厚重些许,除此之外,已经没有太大的区别了。
这位白衣男修,便是南海紫竹林中,无垢白莲所化形的先天神灵。
“咦,这是哪里来的小辈,区区金仙,也敢在这不周山晃悠。”蓦然间,一道宏大的声音响起,接着,一股无比恐怖的气势骤然临身,白莲道人差点没当场被压得趴在地上,好在他体内还有另外一道存在,不受这气势影响,操控着身体,不至于出丑。
“咦,有点本事。”一声轻咦后,山摇地动,一尊三丈高大的黑色熊罴,踏空而来,所过之处,百丈高大的参天古木纷纷倒向两旁,给祂让出路来。
“嗡!”
一声嗡响中,只见那熊罴随手一挥爪,一道锋利的气刃骤然激射出去,悄无声息间,一株需要百人才能合抱之木,从中间被无声无息地切开,成了一根巨大的光秃秃的柱子,柱面光滑如镜。
“哗啦啦!”
被切下的另外小半截树木,仿佛一座小山砸落一般,轰然坠地。
这点动静,自然是吓不到白莲道人,他警惕地看着半空中,那三丈高大,看上去有几分笨拙的黑色熊罴,仿佛一片毫无重力的叶子一般,轻飘飘地落在巨桩上。
他一双漆黑的双眼,如同两个巨大的黑豆一般,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小子,你是谁,竟敢扰乱我黑风大王清修?”十丈高大的熊罴,俯视着白莲道人,语气幽幽地说道。
崛神记
白莲道人眉头一皱,眼下形势比人强,他面对着这样一位看起来至少是太乙级数的强者,也没有办法,因此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吾名慈航,乃是洪荒南海修士。”
“哈哈哈……”
不料慈航道人一开口,那黑风大王顿时笑乐了。
“南海修士?就你区区金仙修为?”黑风大王摇头晃脑地说道:“且不说那洪荒南海,距此不周山无穷遥远,你一介金仙,单单凭借自身法力神通,要多久才能横渡,就说这一路上,危机重重,山高路远,你一个小小金仙,还能安然无恙到这里?”
“莫要哄我,速速从实道来。”说到最后,他有意识地提高了声音,让慈航道人心中倍感压力。
“不敢欺瞒前辈,吾的确是从南海来此,因有前辈相助,是以并未长途跋涉,自然也无甚么危机。”
黑风黑漆漆的眼珠滴溜溜转了转,
“前辈相助?”
他上下再次仔仔细细地打量了慈航道人一便,心中莫名松了口气,还好,这家伙身上没有丝毫让他感受到血脉上的压制,那就说明对方并不是什么妖族上位妖族族员,而且看这家伙的谈吐,气质,也不是什么真正有背景的存在。
不过仔细观察,对方的确是丰神俊朗,自有一股风流气度,不像什么普通底层妖族。
“莫非,你是才孕化不久的先天神灵?”黑风大王也不笨,很快便有了猜测,看着慈航道人,可谓是面露凶光。
重生妃狂,御宠成凰 夏小彤
————
慈航道人默然不语。
机战 沉默的糕点
真要说起来,他身份也算尊贵,毕竟是先天造化成就的先天神灵,但是无奈实在是运气不好,出身的时间太晚了一些,没赶上好时候。
而且按照意识中那个家伙指引,需要来这不周山昆仑之中,解决自身问题。
这要是在别的地方也就罢了,毕竟金仙虽然不算强大,但是勉强能够有那么一点自保能力。
可是跑到这不周山,情况可就不好说了,就像眼下,动辄便是一位太乙级数的大佬,而且看起来,对方眼力相当不错,一眼就略略猜测到了自己的跟脚。
慈航道人犹豫了一下,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在下的确是天地孕育而出,却不知前辈有何指教?若是需要帮忙的,晚辈必定竭尽所能。”
“果然!”熊罴黑风一拍巨掌,“我就是说嘛,不过说什么指教,你一个区区金仙,也配指教我太乙散仙?”
“是,是晚辈孟浪了。”慈航道人口中说着,心里在默默地呼唤另一个存在,找他寻求解决目前困境的办法。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迟迟没有什么回应。
“啪!”三丈高大的熊罴,站立在数十丈高的巨大树桩上,猛地一拍脑袋,“瞧我这记性,我收回我刚才的话,还真有事请教你。”
“有何事情?前辈请吩咐。”慈航道人不卑不亢地说道。
篮坛教皇 兔来割草
黑风微微低头,硕大的熊头上,一双漆黑的眼眸中,闪烁着危险无比的光芒。
情盡江山 Amy
“小子,我听说,你们先天神灵,都是有先天传承,既然遇上,便是有缘,把你的先天传承拓印给我吧。”
慈航面色巨变,脸色十分难看,再也维持不住,怒骂道:“孽畜,你太过放肆,先天传承,修行根本,岂能给你。”
“吼!”黑风骤然张开血盆大口,怒吼一声,“小子,想好了再说话,就凭你这点修为,也敢和我叫板。”
念旧痴情 林林林林幼稚呐
“这里是我黑风的地盘,你闯入我这里,就算是我把你杀了,也没其他存在知晓。”
祂巨大的血盆大口边缘肌肉微微抽动,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双目闪烁着危险无比的光芒,死死注视着慈航道人。
“你自己掂量一下,反正,若是不给,那今天这里就是你陨落之地,吾一个太易真仙,杀你,易如反掌。”祂语气幽幽,并不暴戾,却显得如此恐怖。
慈航面色愤怒,直视着黑风,“不周山中,自有神明会主持公道,你犯下如此大忌,想要夺人先天传承,就不怕被群起而攻之吗?”
“我杀了你,谁又知道?”三丈高大的熊罴缓缓踱步到木桩边缘,他目光贪婪地扫过慈航道人:“话说,本王卡在这境界,已经有一段岁月了。”
“今日,本王有预感,这是吾修行迎来转机的时候。”
一边说着,他忽然瞥见慈航道人手中的白玉净瓶,忽然像是又想起了什么一般。
“听说最近诸位妖神妖帅们,都在收集先天灵宝,若是呈上,必有重赏。”
櫻妖難嫁
“你是先天神灵,手中不会是伴生先天灵宝吧?”黑风漆黑的眼中,有狂热的光芒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