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hcja超棒的言情小說 從鹹魚開始的異世界生活討論-第206章 火焰融合熱推-mhhuq

從鹹魚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小說推薦從鹹魚開始的異世界生活从咸鱼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陈舟只感觉自己不仅身体外部在炙烤之中,就连自己身体的内部也处在火焰的炙烤之中,陈舟无法忍受这火焰的炙烤,所以陈舟干脆就直接盘坐了下来,尽力的减少那火焰对自己炙烤的面积。
但是坐下来之后陈舟意外的发现,自己的体内那火焰和外面的火焰并不同。
那火焰燃烧过后,陈舟只感觉到短暂的身体内部的疼痛,然后陈舟就发现自己体内无论是经脉还是五脏六腑都更加的坚固了。
陈舟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五脏六腑抵抗能力的提高。
并且陈舟还意外的发现自己身体外部的炙烤对陈舟的身体并没有陈舟心中想的那么严重了,陈舟身体的外部都缓缓的出现了一层火焰,这层火焰将陈舟的皮肤都包裹在内,陈舟可以清楚的看到这层火焰出现在自己的皮肤之上,然后那外界的火焰就无法对陈舟的身体造成影响了。
陈舟看到这,终于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捣鬼了。
不正是自己体内的无根之火吗?
陈舟此时才突然想起来之前在咸鱼商店之内的时候,咸鱼系统与陈舟所说的,这无根之火不仅会提升陈舟的身体强度,还会提高陈舟对于火焰的免疫能力,就比如现在,陈舟的身体就受到了那火焰的保护。
陈舟的全身都笼罩在了火焰之中,陈舟身上的火焰明显与外界的火焰有一个明显的差别,这差别主要在颜色之上,陈舟此时身上的火焰的颜色是暗红色的,而外界的火焰因为火势太大,此时已经是淡红色了。
所以两者的差别很大。
“这样一来,我就不会被这火焰影响了!”陈舟当即就兴奋的说道,此时那无根之火才彻底和陈舟的身体融合了,陈舟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竟然可以使用那火焰了。
说着,陈舟的手心就慢慢的出现了一缕火焰,这火焰是在陈舟的操控之下出现的,陈舟还可以随意操控那火焰,也就是说,现在这无根之火不仅可以改造陈舟的身体,还可以被陈舟用来成为武器。
火焰武器。
陈舟从来没有过这种武器,当下陈舟认为十分的神奇。
陈舟操控着手心的火焰,玩的不亦乐乎。陈舟大概的试了很多次,发现不仅自己手心可以冒出火焰,自己的是个手指的指尖都可以冒出小火苗,陈舟可以随意的操控它们,就好像它们与自己融为一体了。
陈舟此时感受这些火焰,就好像是在操控自己的四肢一样那么灵活。
“这么说来,我还要感激这场火焰了,若不是这场火焰,我恐怕还无法这么快和无根之火融合在一起。”陈舟看着自己手心的火焰冷冷的说道。
此时陈舟的全身都笼罩在无根之火当中,包括自己的脑袋还有头发,虽然说,陈舟的头发已然被烧焦一部分了,之前陈舟利用了大威天龙特别的保护了自己身上的毛发,因为一旦毛发燃烧起来,其实对自己的身体的影响是最大的。
但是紧接着,自己的大威天龙就失效了,就在这时,陈舟灵机一动,利用龙佛神力保护起了自己的毛发,然后直到自己意识模糊,才没有龙佛神力保护毛发了,那个时候自己身体的毛发就开始受到那火焰的炙烤,不过没有多久,自己的身体就受到了无根之火的保护了。
这才让陈舟身体的毛发没有发生什么大规模的烤焦。
“不直到这火焰要烧到什么时候…..”陈舟沉闷的说道,现在陈舟在这个火焰当中,性命是无忧了,但是陈舟又认为这里面很是无聊。陈舟只能反复把玩自己手中的那火焰。
此时的陈舟把玩这火焰已经到了一种熟练的程度了。
就在陈舟继续把玩手中的火焰的时候,陈舟身体外的火焰立刻开始慢慢的衰退,最后不断的朝四面八方退散而去。
陈舟见状,立刻意识到这个火焰终于要退散了。
火焰退散,最先摆脱那火焰的炙烤的当然就是这个火场中心的这个焦黑的建筑物了,陈舟就处在这个建筑物的旁边,所以陈舟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个火焰退散,自己也很快摆脱了那火焰的炙烤。
现在的陈舟已然安全了。
但是新的问题来了。
陈舟的身体已然被烤焦了消失了,现在的陈舟又无法使用纳戒,所以也就是说,陈舟身上没有任何衣服了。
而四下陈舟也没有看到任何人的踪影,更不用说衣服了。
“这该如何是好?”陈舟纳闷的说道。
就在这时,陈舟意外的发现,自己身上的火焰可以起到遮盖自己身体的作用。
陈舟立刻就操控了火焰在自己的身上的各个关键的部位围了起来,陈舟就这样立刻就在原地站了起来,旋即开始大步的朝前赶路。
被烧了一次,陈舟可不想再被烧第二次,所以陈舟加快自己步伐不断朝着前方行进,很快陈舟就脱离了火场的范围。
“没想到进入了这魔都如此狼狈,竟然连衣服都没有….”陈舟离开火场之后就在原地喘着粗气,然后就选择继续朝前走去了,边走边呢喃着说道。
虽然说,这个火焰可以帮助陈舟挡住自己的隐私部位,但是陈舟就是不放心,若是自己一下子失去了对火焰的操控,或者说自己被别人重创无法利用火焰了,那么自己不就光秃秃的出现在别人的面前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输了就耍流氓呢。
陈舟这样想着就愈发不安起来。
但是陈舟转念一想又发现,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那无根之火已然和陈舟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了,所以陈舟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操控出那火焰,自然不用担心火焰会消失的问题。
这样安慰着自己,陈舟逐渐的接受了这个现实,大不了自己进入了焚场之后立刻找一个人决斗,然后将他的衣服抢过来就好了。
陈舟这样想着,不由得脚步又快了几分,陈舟又多了一个新的目标。那就是抢一身衣服。
“快看快看,那个身上布满火焰的是什么人?”
“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个人,那火焰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我亲眼看到他从那火场之中走出来的。”
“什么?竟然还有人敢进入火场之中?并且还能够安全的走出来?”那一人明显不相信。
“我亲眼看到的!火场是魔都的光明象征,甚至那火场点燃的时候,整个魔都都会被照亮,所以我们称火场为魔都的太阳。那人竟然能进入太阳之中,再从太阳之中活着出来,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招惹的人!看来焚场又多了一个棘手的人啊!”
“是啊是啊!他是往那焚场的方向去了,走!我们跟上去看看!”
“好!”
………..
陈舟走在黑暗之中,丝毫没有意识到此时有人在自己的背后跟踪着自己,陈舟全神贯注的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大型建筑物,焚场。心中竟然莫名的激动不已。
自从坠入魔道,陈舟之前最不喜欢的就是大大杀杀,现在相反,陈舟竟然对着打打杀杀的生活有些羡慕了起来。陈舟也说不出来什么原因,或许这就是坠入魔道的可怜之处吧。
陈舟二话不说快速的找到那焚场的入口,直接一头钻了进去。
从外面来看,这焚场的建筑与其他建筑物的材料都差不多,此时也是无比昏暗破旧,但是陈舟进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完全想错了。这焚场之中的世界与外面的世界完全不是一个地方。
这里面有着多种光芒,陈舟甚至可以找到五颜六色,而且这里面的许多地方都装有珍贵的反光的石头,陈舟甚至可以找到不少的钻石,导致这里面可以说是十分明亮,陈舟进来之后的第一感觉就是这里面很是混乱。
首先陈舟进来的时候是一个巨大的环状柜子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环状柜子的中间坐着一位侍臣。
陈舟之所以看出那是一个侍臣完全是凭借她身上的衣服,陈舟之前见过那个引导自己的侍臣的衣服,与此时眼前这人的衣服一摸一样。
而且陈舟仔细看那女人的长相,陈舟甚至都觉得,两个人长得都十分相似。
甚至就好像是从一个模子之中刻出来的。
“我要进入焚场。”陈舟看着那侍臣简单明了的说道,这个巨大的环状柜子挡住了陈舟的去路,所以陈舟想要过去就必须询问那侍臣。
侍臣听到了陈舟的话,立刻回答道:“名字。”
陈舟老老实实的说道:“陈舟。”
“陈舟,一级魔士,允许进入。自动分配进入魔士层十层。”侍臣冰冷的声音传来,陈舟紧接着就看到那侍臣去过一个牌子递给了陈舟。陈舟立刻接住那牌子。
“这是您的焚场令牌,它会自动积累您的战绩。”侍臣冰冷的声音说道。
“斩杀别人,抢夺别人的令牌,可以将别人的战绩划入您的令牌战绩之中。”侍臣继续说道,说完就立刻恢复刚才陈舟第一眼看到她的模样呆立不动在原地。
陈舟点了点头,将令牌好好的收好了,陈舟现在全身都没有任何地方了,就连之前那侍臣给自己的魔都的地图都烧毁了。
所以现在陈舟也不知道这令牌放在哪。
“需要战斗盔甲么?”侍臣见到陈舟尴尬的情况,立刻说道。
“需要魔币么?”陈舟立刻就问道。
“您的令牌之中的魔币为:0,所以可赊账购买。”侍臣缓缓的说道。
“如何赊账?”陈舟立刻问道,陈舟本来以为那魔币是拿在手中的货币,没想到那是可以储存在令牌当中的虚拟货币。
“您现在是魔士令牌,可以允许赊账100魔币,而一套战斗盔甲刚好100魔币。战斗盔甲可以防水侵,火烤。十分有用。”那侍臣继续说道。
陈舟冷冷的点了点头,现在自己正好需要的就是战斗盔甲,当即陈舟就说道:“购买。”
听到陈舟说的两个字,那系统就好像立刻识别了一样,很快一套盔甲就出现在陈舟的身前,陈舟立刻就将自己身上的火焰消散而去,将那盔甲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穿戴好之后,陈舟拿起那令牌,意外的发现,上面出现了一行行文字。
姓名:陈舟。
等级:一级魔士。
战绩:0。
魔币:-100。
那令牌之上出现的整整齐齐的四排文字让陈舟陡然一愣,但旋即陈舟就将令牌塞入自己的衣服当中,立刻就朝着旁边出现的一个入口。
陈舟牢牢的记住了自己所被分配的地方正是魔士层十层,看来这魔士层也有很多层,陈舟不知道卧宛在哪一层,当下陈舟也只能去碰碰运气,万一找到卧宛了呢?
陈舟现在最有把握的就是在焚场能够找到卧宛。
进来之后,出现在陈舟眼前的是一个虚幻的东西,上面出现了一个个地方的名字,陈舟立刻按下那魔士层,旋即按下十层。
陈舟的身形就立刻消失在了原地。
陈舟感觉到自己消失之后,自己眼前就是一片漆黑,等陈舟再度看到光明的时候,陈舟已经出现在了一个巨大广场的中央。
“快看快看….”
“又来新人了呢….”
“不过这新人看起来有些弱小呢…..话不够我两拳轰的…..”
“新人的魔气又低,我真是懒得出手啊…不过能够有一点战绩….就已经足够了啊….”
陈舟出现在了一个广场的中央,陈舟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有灯光照在了自己的身上,并且陈舟旋即就感受到许多人都看向了自己,陈舟顿时就愣了,因为陈舟可以大概的听到他们在窃窃私语。
草原公主丫环记 黛小璃
陈舟此时突然又想到了自己在这个魔都总结出来的一条定理,那就是新人永远是最容易受到欺负的那一类人,所以陈舟才如此担心卧宛,但是眼下,陈舟的情况并不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