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tqig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逆流十八載-698讀書-5cekx

逆流十八載
小說推薦逆流十八載
第一次,电话响了很久,没通。
秦林毫不气馁,继续拨打。
第二次,电话响了很久之后,被挂断了。
秦林砸了咂嘴,眼神一凝,继续拨打第三遍。
过了许久,秦林都打算挂断再拨第四遍的时候,电话终于通了。
“喂,老板,大半夜的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王泽云的声音中带着隐约的茫然,还有几分半夜被人吵醒的不爽,显然,这位跟秦林一样,都有起床气。
捉妖的那些事 三華李
“哦,我打算喊你起床嘘嘘。”
咳咳,别误会,这是秦林的脑补,显然这货还没那么膨胀,万一把王泽云惹火了顺着手机信号过来打他怎么办?
“啊?半夜?”
秦林先是疑惑,然后恍然大悟,连连道歉:“不好意思,我忘记这边跟你那里有时差了。”
“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了,要不我等几个小时再打给你?”
看他那装模作样地语气,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这货是无辜的。
“.…”
王泽云有些无语,既然这样,那你挂断电话啊,为什么不挂?
你敢现在挂断电话,我就敢立马关机,然后装作从来没接到这个电话。
豪門協議:Boss的緋聞小妻
有本事你挂断啊!!
“咳咳。”
听到对面毫无反应的样子,秦林脸上有些挂不住,这家伙,就不知道给个台阶下的吗?
他干咳一声,索性装作没事人一样,“是这样的,关于人与人,有几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神马?你说休息?
开玩笑,懂不懂男人要以事业为重?!
王泽云在心中暗暗骂了秦林一千遍,然而涉及到人与人,他也没办法拒绝,只能歪头夹住手机,去卫生间用冷水洗了个脸。
瞬间神清气爽!
“老板你说,我听着呢!”
网游之地狱龙骑
王泽云的理智终于回到身上,然而语气依旧带着些不爽。
“是酱紫滴,我们这个版本的软件功能太齐全了,一次性全放出来,我觉得有些不妥。”
秦林斟酌着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王泽云,“能不能先去掉一部分功能,除了核心的照片分享功能之外,其他的慢慢通过更新加入到里面去。”
这样一来,人与人就能够形成不断创新的局面,即使真有人想要复制一下,人与人也能快速更新,甩掉他们。
若是能一直保持两三个版本的领先优势,那么不过对方实力如何,最终结果也只能跟在人与人背后吃灰。
这就是秦林之前想到的解决办法。
这就是先发优势了,别人只能跟在你背后走。
太平间惊魂:美女化妆尸 豆饼子
除非那些后来者真有勇气革新,但问题是,别人已经把成功的路走出来了,还有几个人愿意走其他那些看不清前途的路?
(晚点再改)
除非是真的很有钱,或者是真的很有背景,可以强行插手分一块蛋糕,否则的话,这种捡钱的行为,在秦林真正强大起来之前,是不可能发生的。
更何况,一个更加残酷冰凉的现实摆在面前,如今的秦林,一没钱,二没名,三没途径,四没权!
记忆力什么的根本没有增强,或许唯一的优点就是多出十几年的阅历,能让他在理解能力上比其他同学强点,再加上毕竟曾经学过,还是有点似是而非的印象的。
但是毫无疑问,这并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帮助,想因此而考好一点,基本不可能。
当然也不是说毫无机会。
毕竟曾经学过,哪怕忘记了,但是以他多出十几年的理解能力自然能更为轻松地将这些忘记的知识拾起来。
而且哪怕真的被看进去了,恐怕最终的结局也只不过是给其他作者们提供一个灵感,然后人家火的一塌糊涂,还不用付你半毛钱版权费!
毕竟想法这个东西,你没办法给它注册专利。
元杀 浮徒
由小及大,脚下的海天市在最近这几年中,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人能知道,作为几乎完全被忽视了的五线城市,号称沿海城市之耻的海天市,竟然和全国的大部分地区一样,火速开始给房价换挡踩油门,以F1方程式赛车一样的速度,开启了在高房价的路上狂飙猛冲一去不回头的进程。
“不,不对!不是没人知道!”
秦林嘴角闪过一抹嘲讽。
“在这个时间点的话,那些二代和开发商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并且,正在磨着刀。”
于是那一年,推特和油管上出现了一位以疯狂而闻名的“蝗虫”。
他可以用最标准的英伦腔调夸奖下水道工人,也可以用德克萨斯最恶毒的俚语诅咒华尔街大亨。
他可以给路边的乞丐点赞祈祷,也能够给宫里的政客们点蜡上香。
封了一个账号就换另一个,但是那熟悉的吐槽方式却能让人很快知道这就是他。
更可怕的是,他有了粉丝,也可以说是信徒。
有的人或许是真的想要发泄不满,但更多的则仅仅只是觉得这样活着很酷。
他们在网络上聚集到一起,收购匿名账号,请人伪造ip,然后一个账号一个账号地挨个攻陷。
这种行为很像当年的帝吧出征,又有些像网络上的那些水军,却远比他们疯狂,远比他们团结,也远比他们隐秘,他们自称“蝗虫”,过境之后,寸草不生的“蝗虫”。
重生的第一件事,自然是要确认重生的地点和时间节点。
不然你好不容易重生了,兴高采烈之际,结果发现自己重生到了一分钟前,那有啥用?买彩票吗?那也得重生到彩票店门口才行。
或者万一重生到了撒哈拉。
—————
嗯,基本上那种情况下也就不需要判断是不是重生了。
就比如说秦林的这次重生,万一不是在路边,而是在路中间,那估计也就不需要考虑接下来要干嘛了,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坐在轮椅上写小说了。
曾经秦林就好奇过一个问题。
一个人,如果他的精神力极度强大的话,可以凭空在自己的记忆中勾勒出一个十年前的世界,一个十年前的自己,并且能够将世界的演变和发展完全固化的话。
那么在那个十年前的自己拥有了另一条成长方向时,这是否就算是某种意义上的重生了?只不过那时就是另一个多元宇宙的故事了?
现在的自己,又是否是上辈子的某个自己勾勒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