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hwg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的細胞遊戲笔趣-第五百五十四章 權力的核心相伴-br1hz

我的細胞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遊戲
南洋市边界线。
此刻,南洋市边界线附近,皇室的装甲部队已经集结完毕。
罗云功作为这支装甲部队的首领,他正身处指挥部中,盯着模拟南洋市的沙盘,一遍遍的推演着作战计划,思考是否出现纰漏。
十架直升机作为先头部队,在十分钟前就出发了,现在应该已经到达防空洞附近,很快就会传来防空洞的消息;
至于杜原那边,应该也没问题,现在就等着大军压境了。
罗云功暗暗点头,觉得计划已再无纰漏,他正准备让副官倒杯茶过来,忽然间,他的副官匆忙忙的走了过来,面色紧张的说道:
“将军,雷达失去了直升机的信号。”
罗云功眉头一皱,马上就要进军南洋市了,这时候又整什么幺蛾子?
还没等罗云功去了解情况,又一名副官匆忙赶来,将一份打印的纸交给了罗云功。
“这是什么?”罗云功接过来,看到纸上写了几行小子。
“杜原将军的消息,南洋市那边情况似乎不妙。”副官小声说道。
異域奇譚 憐明月
罗云功皱起眉头,低头扫了眼手里的纸张。
仅仅是扫了一眼,罗云功顿时瞪大了眼睛,纸上的内容让他再也镇定不下去了。
不祥之晶丢了!
怎么可能!
罗云功第一反应是不可能,杜原又不是废物,有杜原一个高等级审判者在场,不祥之晶怎么可能丢的了!
退一万步来说,要是丢到了死侍手里,那似乎还能解释的通,毕竟死侍那么多,围攻之下还是有那么一点可能的。
但是按照杜原的说法,不祥之晶居然丢到了江佐手里!
“你确定这是杜原发来的?”罗云功啪的一下将纸拍在桌子上,厉声问道。
副官说道:
“我们刚才向对方求证了,那一头是皇室情报小队的宋实,他说这是杜原将军口述,让他写下来发给我们的。
而且宋实还说,杜原将军刚刚离开了,听杜原将军说,他要回通古西都。”
听到宋实的名字,罗云功知道这份报告八成是真的了。
罗云功不禁皱眉沉思片刻,却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么好的一手牌,是怎么被杜原打的这么稀烂。
陰差緣錯 超級敗家子
事实要真是如此,那么原定的计划就需要更改了,对安权涛,不,按照杜原的情报,安权涛背后还有幕后主使,对安权涛背后的江佐,也要进行重新的评估。
如此一来,罗云功的军队就不能像计划中那样,直接开进南洋市,万一把江佐逼急了,打碎了不祥之晶,那么一切都将无法挽回。
罗云功一拳锤在桌子上,他是杜原的下属,跟随杜原也有不少时间了,一直在帮助杜原进行通古西都的防卫工作,他知道杜原的能力,杜原不会蠢到这种程度的!
如此愚蠢的将事情办砸,无疑会给皇室和审判教派带来巨大的麻烦。
眼下罗云功决定,先让军队在南洋市外等候,杜原要想回通古西都,肯定得先经过罗云功这里,等到杜原来了,再当面问清楚情况。
原本已经准备进攻南洋市的军队,在罗云功的命令下,全部停了下来,在原地等待指令。
罗云功并没有等待太久,很快杜原便孤身一人来到了罗云功的军营,两名士兵将杜原带到了罗云功面前。
一见到杜原,罗云功就忍不住开口问道:“杜原将军,你报告上说的都是真的?”
此时的杜原已不复往日的气势,杜原心不在焉的摆摆手,似乎不想再多说什么,“真的,转交给皇室吧,我在这等待皇室的处罚。”
听到杜原亲口证实这一消息,罗云功知道事情确实如此。
当下,罗云功也没再多说,对杜原点了点头,让手下的军官将信息传到通古西都。
其实杜原将事情办砸了,对于罗云功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在任务分配上,罗云功的任务是杜原拿到不祥之晶后,带领军队进攻南洋市支援杜原。
蓝氏千金
现在杜原连不祥之晶都没拿到,罗云功的任务还没开始,罗云功只能算无功,但没有过失,罗云功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杜原受到什么处罚,根本就无关罗云功的事。
罗云功之前的反复确认,只是这件事太出乎他的预料了,让他感到震惊,并不是不愿意面对这一结果。
甚至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个结果对罗云功还是有利的。
罗云功现在的官职,已经到头了,守卫通古西都的主将只有一个名额,只要杜原一天不退下来,罗云功就只能一天给杜原当副手。
要是杜原成功拿到了不祥之晶,杜原绝对大功一件,罗云功带军队支援也有功劳,但绝对比不上杜原的功劳,根本不可能撼动杜原通古西都守将的地位。
既然比功劳比不过杜原,那就比烂吧。
现在杜原事情办砸了,杜原的过失极大,而他罗云功又没犯下任何过错,比烂的话杜原比罗云功烂太多了,如此一来,杜原绝对地位不保,守将的位置就空下来了。
罗云功又在心里盘算了一番,现在整个通古西都,有实力有资格接手杜原的职位的,也只有他罗云功一个人。
當醫生開了外掛
通古西都守将的位置,稳了!
想到这里,罗云功的心情顿时明朗起来。
罗云功的表情虽然凝重,表现得像是在为丢失了不祥之晶而担忧,实际上他的心里却是大喜过望,只要自己的位置稳了就行了,丢了不祥之晶,那是杜原倒霉,皇室该操心的事。
杜原看上去很疲惫:“我去士兵的营房那边,我想睡一会儿。”
罗云功却说道:“杜原将军,不必跑那么远。我这里就有一张床,在我这睡一样的。”
杜原深深的看了罗云功一眼,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罗云功的这句话看上去是在关心杜原,让杜原睡自己的床,其实是在传达另一个意思:杜原你现在犯了大错,跑那么远去睡觉,万一偷偷跑了怎么办,就在我旁边睡吧,我看着你,保证你跑不掉。
这其实是已经将杜原当成了罪犯,罗云功也是混迹皇室已久的老狐狸,落井下石的嘲讽也伪装成关心一样,杜原看出了这一点,但他没有说什么,也没必要说什么。
不久之后,远在通古西都的皇室,便收到了这一令人震惊的情报。
丢失了不祥之晶,其实皇室也提前进行了应对措施。
不过皇室的应对措施,是针对不祥之晶丢在了死侍手里,皇室根本没想到,不祥之晶怎么会丢到了安权涛手里,当真是匪夷所思!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肯定得想办法应对,皇室立刻找到了审判教派,紧急进行一场朝会。
情况紧急,事关重大,来不及进行大型朝会,只能由帝国核心权力层的几人开一个小朝会,进行决定。
皇宫的秘密地堡里,有一个不算大的方形密室,这里是进行小朝会的地方,也是帝国权力最为集中的核心。
方形密室的正中间,摆放着一张宽大的镀金方桌。
帝国的权力集中于通古西都,通古西都的权力又集中于皇宫的朝堂,而皇宫朝堂的最终权力,又聚集于坐在这张方桌四周的权力者。
末日研究室 沐日海洋
能坐在这张方桌边的,是当今帝国最有权势的四位权力者。
方桌的上方和左方,印有代表皇室的徽记,象征着帝国的皇权;
右方印有代表审判教派的徽记,象征着审判教派的权威;
在下方则印有一个黑色迷雾状的印记。
桃梔妖夭
此刻,这张方桌周围坐着三个人。
在方桌的上方,坐着当今帝国的皇帝;
在方桌的左方,坐着帝国的皇子秋高寒。
这两人代表着皇室的权力。
而在方桌的右侧——这个审判教派的席位上,则坐着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这是审判教派的教主公鹏海。
唯独下方的席位空缺,黑色迷雾状印记代表的势力,并没有参加这场紧急的会议,或者说并没有受邀参加这场紧急的小朝会。
有关南洋市传来的情报,三人都已经看过了,眼下这三位帝国的顶级权力者,将决定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对江佐的态度。
早期确定的策略肯定不能再用了,此时的江佐拿到了不祥之晶,拿到了合金仓库,拿到了腐蚀流水,甚至控制了小半个南洋市。
江佐的审判者组织早已不可同日而语,特别是江佐手握不祥之晶,让皇室和审判教派对此颇为忌惮,已经没有底气和江佐翻脸。
“关于如何应对江佐,你们有什么看法?”
坐在上方的皇帝开口了,这位帝国皇权的执掌者已近中年,大约四十多岁的模样,浑身上下散发出人间帝王的威严。
皇子秋高寒首先开口:
“根据情报中心的资料,江佐是南洋市的平民,本身没有任何能了解不祥之晶的背景。江佐手下的人,也都是南洋市的平民,本身也不了解不祥之晶。
我猜测,江佐之所以争夺不祥之晶,纯粹只是看杜原和死侍争夺正酣,想要趁机插上一手,才让他阴差阳错的得到了不祥之晶,而江佐本人和他的势力,都不知道不祥之晶的恐怖。
如果我们能淡化不祥之晶的作用,让江佐误以为不祥之晶只是一个普通的东西,无足轻重,那么江佐可能就不会想到用不祥之晶来威胁我们。
因此我的建议是,原定计划不变,让罗云功领军攻入南洋市,同时派杜原将功赎罪,刺杀江佐,趁乱把不祥之晶夺回来。”
听到皇子这个大胆的想法,上方的皇帝没有表态,但是没有表态就是最直接的表态,说明他并不赞同这一提议,否则他就会出言支持自己的儿子。
右边的审判教派教主公鹏海缓缓开口道:“殿下,这是一步险棋,不妥。
皇子所言过于理想,未免轻视了江佐。
一个能在血潮中活下来,并组织出一直上千审判者组织的人,绝不是简简单单的人物,经历过血潮的磨练,再无知的人也会变得深谋远虑。
既然江佐肯孤注一掷争夺不祥之晶,那么他肯定知道不祥之晶极为重要。
无知者无畏,按照皇子所说,江佐不知道不祥之晶的恐怖,但江佐又知道不祥之晶极为重要,那么江佐使用起来就会更加无所畏惧,动用不祥之晶的可能性就更大。
江佐不知道不祥之晶的恐怖,但是我们知道。
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
五百年前一块不祥之晶的碎裂,造成了如今死侍层出不穷的局面,对付这些死侍我们已经疲于奔命,如果再碎裂一块不祥之晶,后果将难以想象。
我们不能拿帝国的未来开玩笑。希望殿下慎重考虑。”
皇子和审判教派的教主出现了分歧,两人同时将目光转向帝国的皇帝。
这个掌控帝国皇权的中年男人沉思片刻,他不像皇子那么冒险,更偏向审判教派的意思,和江佐谈和。
而且更让皇帝坚定这个想法的,是杜原报告中的另一点——小丑。
根据杜原的说法,江佐很可能与小丑有关,要么江佐认识小丑,要么江佐就是小丑。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对皇帝来说都是极其重要的。
纵观整个帝国,能治疗血死病的,只有小丑一人。
皇帝身患血死病的消息,整个帝国知道的人寥寥无几,皇室的十二位将军中,知道的不超过五人,那些诊断出病情的医生和护卫,都被皇帝秘密处决了。
在场的三人中,只有皇帝知道自己的病情,特别是皇子和审判教派的教主,这一消息对这两人更是严加保密,以防动摇皇权。
眼下随着血死病的弥漫,留给皇帝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再过不到十天,他将会被血死病杀死,变成死侍。
帝国的皇帝变异成了死侍!可以想象,这一消息一旦传出,将会对帝国产生怎样的动荡,皇室将会受到怎样的冲击。
因此皇帝对于小丑的渴望,随着死亡日期的逼近,而逐渐到达了巅峰。
如果当初是在碾压江佐的情况下,或许能通过逼迫的方式,将小丑找到通古西都;
但是如今江佐已经羽翼丰满,手握不祥之晶,这时候再向皇子说的那样,直接和江佐硬碰硬,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
“高寒年轻气盛,事关帝国存亡,不能冲动。”皇帝缓缓开口,否决了皇子的提议,算是为接下来的决定奠定基调,“我赞同教主的看法,和江佐谈和。”
皇子没有反驳,毕竟他还没继承帝国,大部分时候他还是需要支持他父亲的决定。
————
审判教派的教主微微点头,表示赞成。
如何对待江佐的问题上,三人达成了一致。
帝国的权力核心决定,改变对江佐的态度,不能说将他视为盟友,但至少不对他敌对。
这三人的决定,便是皇室的最终决定,以往杜原所收到的皇室的命令,包括是否将合金仓库的密码交给江佐,都是在类似的情况下决定的。
但是紧接着,皇帝提出了一个条件——必须要让江佐将审判者组织的总部移到通古西都。
听到皇帝的这个条件,皇子和审判教派教主都微微一愣,将头转向了皇帝,不知道皇帝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条件。
按理来说,通古西都是帝国的权力中心,江佐这种新兴的组织,越远离权力中心,对皇室和审判教派就越好,毕竟没人愿意桌上再多一个人分蛋糕。
为什么要让江佐到通古西都?
皇帝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他必须要小丑治疗他的血死病!
陆离世界 疯子小云
如果江佐和小丑有联系,江佐人又在南洋市,那么皇帝想要联系江佐,难免会被皇子和审判教派教主知晓。
到时候小丑来到通古西都,没有合适的理有,皇子、教主等势力难免会做出猜测,联想到小丑能治疗血死病,很容易猜测出可能是皇帝患了血死病。
一旦出现了这种猜测,后果将难以预料,要是小丑没治好血死病,那么皇帝就没了回旋的余地。
倒不如让江佐将总部移到通古西都,这样能够掩人耳目,能近距离接触到江佐,后续让小丑给他秘密治疗就好办多了。
小丑从南洋市千里迢迢的赶到通古西都,会被其他势力察觉,但是小丑从通古西都进入皇室内部,只要操作得当,皇子和审判教派很难察觉的到。
这是皇帝的最终目的——为了治疗自己的血死病。
当然,这个真正目的肯定不能向两人透露,皇帝早已想好了应对的理由,而且这个理由会让皇子和教主无法反驳。
皇帝说道:
“我想没人会愿意不祥之晶一直处于活跃状态,不祥之晶必须要被封印在大日川之下!
南洋市离大日川太远了,江佐不可能千里迢迢的交出不祥之晶。
倒不如让江佐将总部移到通古西都,后续才能通过谈判和博弈,让江佐同意将不祥之晶封印在大日川下。”
这个理有很充分也很合理,皇子和教主微微点头,他们都知道不祥之晶的恐怖。
不祥之晶在出现之后,就会处于活跃的状态,即使不被刻意打碎,也会随着活跃时间的增加,而增加碎裂的可能。
最好的方法,就是将不祥之晶封印于大日川下,借助大日川的力量,镇压不祥之晶,使其沉睡。
皇室和审判教派手里就有不祥之晶,他们手里的不祥之晶,就封存于大日川之下。
江佐要是在南洋市,让江佐把不祥之晶送到通古西都的大日川下,江佐肯定不会同意。
要是江佐到了通古西都,那么事情就有谈判的余地了。
但是让江佐将总部移到通古西都,不做出权力上的一些让步,江佐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向江佐做权力上的让步,就代表向江佐分蛋糕,这是皇室和审判教派都不愿意的。
审判教派的教主微微叹了口气,这种事还要权衡和博弈,争取用最小的代价,让江佐同意将总部移到南洋市来,为后续封印不祥之晶做好铺垫。
就像罗云功所想的那样,杜原丢失了不祥之晶,无疑给皇室和审判教派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在讨论完江佐后,三人的核心又转移到该如何处置杜原上……
大约两个小时后,南洋市外围的军营中,罗云功收到了皇室的决定——
放弃进攻南洋市,皇室希望与江佐取得联系;将杜原押送回通古西都,等待后续的惩罚。
收到这一消息后,罗云功便开始着手安排,他开始将军队后撤,原本机场上等待起飞的轰炸机,也重新回到了机库中。
罗云功在指挥中心里,试着和医院据点的情报官们联系,通过那些情报官为媒介,联系上江佐。
与此同时,另一边,南洋市的医院据点里。
安权涛派来增援的装甲车已经到了,一名名全副武装的审判者进入了医院据点。
透过窗户,看着缓缓驶入医院据点的装甲车,江佐松了口气,他感觉到身上的担子彻底放了下来。
这些天里,江佐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防空洞、不祥之晶,两边的情况他都需要担心。
好在现在雨过天晴,不祥之晶拿到了手中,防空洞那边看样子也成功了。
原本摇摇欲坠的医院据点,随着审判者的进驻,而再次强大起来。
虽然现在医院据点的武装力量,还不能抵挡南洋市外的装甲部队,但是江佐已经有了发展壮大的基础。
不祥之晶将为江佐提供强大的底牌,保证江佐的组织在发展过程中,不会受到皇室毁灭性的打击;
而合金仓库里大量的武器,则为江佐武装自己的军队提供了基础。
不仅如此,只要给江佐足够的时间,江佐就能源源不断的产生出氦钵乙钛,这也是江佐的审判者组织发展壮大的基础之一。
安全保障和基础都有了,江佐现在只需要耐心和时间。
安权涛派来了使者,向江佐说明了防空洞发生的情况。
江佐一边听一边缓缓点头,看来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对的,要不是派去了一百名带着腐蚀流水的审判者,安权涛是拿不下防空洞的。
经过血潮的历练后,江佐也成长了很多,变得更加成熟稳重。
送走了安权涛的使者后,江佐正准备休息片刻,突然房间外,走进来一名护卫的审判者:“老大,一个自称宋实的人想要见您,他说皇室有消息想向您传达。”
江佐的眼神顿时变得凌厉起来,刚放松没多久的他,迅速调整状态,再次恢复到了巅峰的状态。
江佐知道,决定审判者组织命运的时候就要到了,皇室的态度至关重要,他必须要通过不祥之晶,逼迫皇室做出妥协,放弃对他的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