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acn優秀都市小說 從姑獲鳥開始 活兒該-第十六章 燭光閲讀-bvr4l

從姑獲鳥開始
小說推薦從姑獲鳥開始
这是位于远郊的一家五金仓库,内里打扫的十分干净,只是见不到任何货物,空气中满是消毒水的味道。
骄虫面前的椅子上,坐着一名涂紫色眼影,衣着前卫的女孩,除了精神有些萎靡,没有明显的外伤。
“谁指使你袭击万蝶?”
骄虫问。
女孩面不改色:“没有人指使。私人恩怨。”
“你和万蝶在现世并不认识,也没有在一颗果实执行事件遭遇的记录,你们哪来的恩怨?”
女孩焦躁地挠了挠脖子,显出手背上纹着一个蛇身人面的红刺青:“我听说她很厉害,还是什么特殊人才名单,所以试试她的斤两啰。我用了须弥幻境,又没人看见,这你们也要管?我是第一次,大不了我交罚款嘛。”
“阎昭会的原则是不在现世解决私人恩怨。须弥幻境只是避免波及的手段。万蝶和你没有私怨,且受创严重,损失巨大。这不是交罚款的问题。”
骄虫拿出一张照片:“你认识这个人么?”
骄虫把照片递给女孩,上面是个妖艳妩媚的女人。
女孩装作不经意地瞥了一眼:“不认识。”
“她叫赵红霞。土蜘蛛的代行,但是没有进阎昭会。”
骄虫浑不在意,又拿出一张照片给对方看。是一间红色调的酒吧,紫眼影女孩正和照片里的女人激情拥吻。
女孩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赵红霞现在人在当地的医院,不过我们接手的时候,她三魂七魄全都不知去向,基本没救了。我们已经以保险的名义垫付了一年的医疗费。调查结束以后,我可以给你地址。”
神醫狂妃至尊寶
我會記得妳,然後愛別人
女孩闭目不语。
阴风阵阵
“还有……张骏生,这个人情况就严重多了,他无理由地干扰新人阎浮事件的引导。造成三名新人死亡,一名资深特殊人才重伤。他进入阎浮以前,是十五年的高位截瘫。按照规定,张骏生应该被踢出阎浮,考虑他才能可贵,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他会在其他资深五仙代行的带领下一起工作,并且十年内不能进行任何阎浮事件。”
“韩厉武,无端对阎浮二席发动袭击,考虑到受袭二席自己放弃追责,并表示欢迎切磋。我们仅予以警告和一定罚款。”
“还有……”
“我们是自发的。”
女孩终于开口。
骄虫没理她:“冯向荣,本人怀有来历不明的巨量阎浮点数。在不经阎昭会报备贸易经营的情况下,冯向荣囤积超过两万件阎浮信物进行私下交易。进入阎昭会以前,他妻儿患有一种极其罕见的免疫类疾病,过去两年一直依靠拍卖行平价出售的异果实药物维持生命。一周前,冯向荣被剥夺所有阎浮所得,踢出行走行列,其妻儿于三天内先后病发身亡,冯向荣本人于今日凌晨一点钟跳楼自杀。”
女孩脸色有了些变化,虚弱地质问:“你们未免太狠毒了吧。冯向荣的妻儿明明已经……”
她愤愤地凝视着骄虫的眼睛。
骄虫终于停下,他搬了把椅子坐到女孩对面:“成年人要对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难道我在这儿和你讲睡前故事么?”
女孩默然。
独步大千
“你手背上的刺青很好看。”
骄虫盯着她的手背,这次女孩不自觉向后一缩手。
羅馬帝國雇傭兵之王
“其实你想说什么,我很清楚。”
“这段时间我们找到不少人调查。闹到不愉快,动用武力的就更多。态度比你强硬也有的是。他们的说辞嘛,五花八门。有人说,一席中有反人类分子,说这个人不配坐在一席的位置上,还说了一些乌七八糟的,额,从我个人的道德好恶,我认为他说得对。也有人说,有人依仗自己是十主的家属,私下贩卖中下层行走的个人信息,跨越权限篡改阎浮事件内容。低买高卖,控制市场。可惜他拿不出证据,我也帮不了他。”
“脾气最暴躁的人,就是像你这样,在身体上纹刺青。据他们自己所说,这是表达对鳞主的拥护。他们认为鳞主归来不久,就为秦安先生报仇雪恨,又刚正不阿,远比我刚才提及的几位一席更有资格统领阎昭会,他们认为鳞主正受到其他人的排挤,于是联合起来,为他鸣不平。这帮乌合之众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烛光会。”
“其实我根本不在乎你在说什么。你知道为什么吗?”
骄虫一把攥住了她的脖子,紫眼影女孩显然没想到骄虫居然武力逼供,她还没反应过来,对方骇人的五官已经压到眼前:“就在昨天,我侄子,也是我的下属。他是王灵官代行,和你进阎浮的时间差不多。他死在了烛光会的人手里。这是私人恩怨。””
说着,他胳膊往前一推,椅子向后倾倒,眼看落地,骄虫又用脚踩住椅子底木。把椅子压了回来。
女孩惊魂未定,捂住脖子咳嗽起来。骄虫则环着女孩踱步。
女孩强声反驳:“不可能,我们从来没听说过什么王灵官。”
十分如意
“他是死在抓捕冯向荣的过程中!”
葛彦恋
骄虫的手掌拍到女孩的肩膀上:“你没留太多把柄给我,按章程,我最多扔给你几件致死率高的惩罚性阎浮事件叫你去做。不过私人恩怨,我可以篡改你的阎浮事件内容,或者我可以把你按懦战者处理,把你和其他烛光会的人丢在一颗果实里自相残杀。除非你能跟我讲一点新鲜的故事。”
骄虫的手掌使了些力。
“……”
華音流韶·雪嫁衣 步非煙
半天,女孩才开口:“我在凛冬时,受到了别人的关照。是他拉我进了烛光会,事成以后,他答应给我一瓶天命雅克的五阶基因药剂。”
“他是谁?”
“我也不知道,他在阎昭会权限很高,我连他的名字都看不到,也没什么特征。”
骄虫点点头。他停顿了一会儿,似乎正发起和什么人的会话。
仓库大门打开,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
吕健,代行王灵官,因追捕丑慈不力,被罚去回收思凡种子。因为烛光会之乱缺人手,才刚刚调回来。
“带她走吧。乖侄子。”
吕健眨了眨眼:“什么意思?什么侄子?”
骄虫摆摆手,吕健也不好多问,带着神色复杂的紫眼影女孩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