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alb優秀玄幻小說 蓬萊水仙-第三百三十九章 火焰神山,朱鳥故地讀書-2ojn3

蓬萊水仙
小說推薦蓬萊水仙
北周境内,经过孟奇重新命名后的矮丘,原本的孤岭,现今的昆仑山。
孟奇念头回返,起身迈出静室,看见了重归门下不久的两个徒儿。
如今距他再返灵山娑婆净土,斩断魔佛控制,唯此一世独尊,已然过去了一段时日。
现今的他除了修炼无极印外,一时间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做。
容貌俊美,气质幽深的青袍道人摸着手中令牌,沉吟了片刻,还是依先前所知,将神念探入其中,准备尝试一番。
兰柯净土内,一尊佛陀有感,微微一笑,继续对寺中众佛子讲起经来。
“百亿须弥山,百亿日月,名为三千大千世界……”
……
禹余天,火焰海。
离明轻月自废功法,重修《沧浪歌诀》也已过去两年有余了,按王珝估计,差不多再有数月时光,其人便可功成出关,复又回到引气期修士的行列中来。
而且有了这一番打磨,明轻月凝气成液的进程还会大大加快,起码在引气期的修行内,她已然是一片坦途了。
不过王珝眼下却没怎么去管自家徒儿,他正站在洞府外的石台上,和一位年轻道人并肩而立,共同看向火焰海最深处。
“师弟此来所为何事?”王珝轻笑道,“莫非是宗门有意唤我回去,结束惩罚?”
“不是,是为了观察那位有缘人。”莫渊声调平淡,毫无起伏。
“怎地,师弟还未收那人为徒?”王珝来了兴趣,他最近都没怎么关注石轩,只是将本尊所炼勾连万界的事物给石轩也安排了一个,至于其人能不能发现,还要看他的气运到底如何了。
“此事不急,传下衣钵之事,自然要慎重。”
神秘老公请开门 竹榭公子
莫渊应了一句,视线穿过海面上常年不散的云雾,看到了与石轩同一小队的一名傲气十足的白衣世家子弟:“孟家的?”
今世还是无法忘记
王珝身为此处蓬莱派驻地中身份最贵、功行最高之人,一应往来弟子信息皆能知晓,闻言答了一声:“似乎是孟离的孙子来着,该是叫孟玉尝。”
“唔。”莫渊先是沉默,忽然又道,“他对石轩有杀心。”
“怎么,你要出手阻拦?”
“不,这是考验。”
莫渊虽然言语简单,但王珝也能明白其人话中含义。
我的叛逆青春史 洺之沁
这不仅是对石轩的考验,同时也是对孟玉尝本人的考验。
如果孟玉尝最后关头能醒觉过来,放弃对石轩的杀念,那么蓬莱派念在其人并未将心中恶念付诸行动的前提上,说不得会网开一面,不再追究。
但若孟玉尝执迷不悟,一意孤行想要残害同门,那么有两位首座在这里看顾,自然不会叫石轩这位有缘人候选出什么岔子。相反的,孟玉尝则不会落下什么好结果,甚至会牵涉到孟离本人也说不定。
毕竟由着蓬莱派中真君推算,以及石轩身上阳神真人留印的缘故,现在其人可以是入了蓬莱派高层之眼,在诸位首座那里都挂上了号,是门派的重点观察对象。
赶走外星人
自不会让小小一个孟玉尝,甚至小小一个孟家,去阻碍蓬莱派日后的前程。
正当王珝和莫渊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谈时,忽然,脚下岛屿传来震颤,火焰海深处有接天连海的巨大水柱冲天而起,覆盖面积几有方圆数十里。
水柱冲上一半,去势已尽,复又重重地落了回来,掀起了更为猛烈的海啸,向着周围的诸多群岛冲击过去,制造出了一场天灾。
看其威力,恐怕整个火焰海都在影响范围之中,甚至临近的火焰群岛海域也有波及。
除此之外,以水柱爆发地为圆心,周围数百座火山岛齐齐爆发,在地肺中沉寂了成千上万年的地煞阴火喷涌而出,与海水接触,飞快冷凝,放出大量热量,将整个海域煮沸,连天空都染上一层赤色。
所谓焚天煮海,也就是如此了吧?
蓬莱派驻地内诸多宗门执事、弟子,以及一众散修,看着这副末日来临般的景色,心中齐齐闪过如上念头,为天地伟力而震怖不已。
但他们心中却没有多少恐慌之意,只因当海啸来临、火山爆发那一瞬间,有一道水幕自后岛升起,将整座岛屿牢牢包裹在内,护住了一方生灵。
这道水幕虽然看起来十分薄弱,但实际上却极为坚韧,不管是天空中坠落的火山岩还是四散纷飞的岩浆,都不能给它造成任何麻烦。
哪怕是一些明显神异,呈紫蓝之色的古怪火焰,也只是让其微微波动起来,但下一个瞬间就复归如初。
有细心的修士可以发现,在水幕与岛外海水交界处,正有玄白色光芒在其上流转,将拍击而来的海啸一一卸去力道,又将其拿来补益自身,维持着水幕不被破灭。
在这火焰海上,海水无穷无尽,只要升起水幕者法力跟得上,那这道护住了众人性命的水幕自不会破去!
“老天爷开眼,希望那位前辈法力充足罢!”
“能在岛后潜修者,一定是蓬莱派中的前辈,看这幅样子,说不定还是位金丹宗师!这等人物,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岛屿上众多修士议论纷纷,哪怕是蓬莱派本宗门人也不可避免,俱都诚心诚意地钦祝上天,希冀那位开阳首座能护得住他们,直到宗门派人来援。
无人可以观测到的层面上,点点念力自他们身上诞出,化作上下沉浮的信仰光点向着岛后飘去,被有所觉察的王珝拦下,不叫其沾染到自身。
毕竟此身是最为纯净的道门根基,也没有行走神道的打算。或许等此身成就道君后,才会择一大千世界传下名号,收揽香火,炼制某些特殊器物的同时顺便混一个神道帝君的名号罢?
女配是无辜的
王珝念头转动,这群修士所为给了他某种灵感,似乎稍后可以派上用场。
……
岛屿后方的崖壁上,与一众修士的想象不同,此时此地的气氛,远比他们猜想中的要轻松许多。
湿滑的苔石平台之上,王珝脚下生根,端立不动,道道玄白气流在其人身边上下沉浮,组成一副海潮图景,升起水幕,护住了整座岛屿。
而在他身边,面色依旧平淡的莫渊目运紫电,穿破虚空,查看起在外弟子生死来。
“这些火焰与寻常地肺毒火不同,”王珝出手,从水幕之外采撷了一朵紫蓝色火焰回来,“火性内敛,发扬开来却有化天地为洪炉之势。仔细想来,莫非是上古朱雀一族所居的火焰神山出世了,此火乃是传闻中的南明离火?”
道人转头看向莫渊,不出意外地看见其人手中也在把玩一朵紫蓝火焰,掌中电光隐隐,将神火与肉身隔绝开来。
“我已然通知了宗门,不久后就会有人赶来。”莫渊沉默一会,转头对王珝道,“眼下我须得外出,救援那些失陷弟子。”
“师弟放心去罢,此处自有为兄。”王珝老神在在道。
“待余波平息后,师兄可命岛上众人一同外出救援。”莫渊嘱托道。
“这是自然。”
王珝轻轻点头,目送莫渊背部生出青紫二色的雷电羽翼,只是轻轻一个忽闪,便去往了数百里开外。
待到其人远走,道人突然轻笑一声,冥冥处一点念头裹挟着一股庞然大力自虚空中降下,不起波澜地融入了道人身体之中。
这却是方才王珝这道化身运用了神道中自古相传的神打之术,从太元天本尊那里请下了部分力量,好以此进行接下来所要去做的事。
末日重生之惡人當道
因着王珝这道化身在修行之道上还有任务承负,是以不能直接沟通本尊获取力量,以免道基偏转,日后再难前进一步。
而神打之术却是能避免其中大部分问题,剩下的一点缺陷,王珝此身也有手段弥补,是以可以略微动用。
其中灵感来源,便是方才那些修士诚心钦祝,于无意间凝结愿力光点的举动。
得了本尊支持,王珝左手袖袍忽地伸长垂落,尾端没入虚空不见。
与此同时,岛外的水幕突然产生了微小的形变,不待岛上众人惊慌,复又回归原状,只是隐隐之中,多了一抹不在此岸、不在彼岸,与两界相隔的意蕴。
不过岛上众人终究境界不够,眼力不足,无法勘破王珝在其中暗藏的手段罢了。
一只手将整座岛屿护住,王珝大部分力量被解放出来,他稍微注目面前虚空一阵,似是找到了目标,低低笑道:“我还奇怪这火焰神山出世的动静比我预料中要大,那上古朱雀好歹是神兽一族,不该如此妄造杀孽。却原来是你在其中捣鬼,也罢,给我过来罢!”
道人右手探入虚空,向着不知名之处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