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vfj精彩絕倫的小說 傲世寵妃:王爺別亂撩 ptt-第209章 有情之人 終成眷屬推薦-ecxj4

傲世寵妃:王爺別亂撩
小說推薦傲世寵妃:王爺別亂撩
漆黑的夜晚,天空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
任性的青春歲月 本人是名帥哥
凝儿寸步不离的守在安若尘的身边,怒嚎的狂风透过窗户吹倒了房间的茶杯,凝儿生怕安若尘会着凉,起身去关窗户。
俯身捡起地上的茶杯,凝儿回到了安若尘的身边,此情此景,凝儿深感触动。
这半年来她每一次卧病在床,守在她身边的永远都是安若尘。
青丘唯狐
與皇太子之戀 柳燕遊
取下发间的白玉簪子,凝儿不禁有些后悔当年的决定,如果她再等一等,她和安若尘就不会是这样的结局了。
正当凝儿发呆之际,安若尘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他微微睁开眼睛,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自己心爱的凝儿。
“凝儿……”安若尘声音沙哑的唤着凝儿的名字。
凝儿回过神来,看到苏醒的安若尘,十分激动道:“若尘哥哥,你醒了!”
安若尘感觉自己身体的能量都被掏空了,他想要起身坐着,四肢却很无力。
凝儿细心的去扶安若尘起来,她看着脸色憔悴的安若尘,心疼极了。
“你的身体好些了吗?”安若尘醒来后最关心的还是凝儿的身体,只有凝儿好了,他才能完全安心。
凝儿哽咽道:“你流尽自己的血来拯救我,我若还是那个体弱多病的凝儿,那你的血岂不是白流了。”
安若尘听了这话,看来凝儿已经知道了他所做的一切。
“只要你没事了就好!我做这一切都值得了!”含情脉脉的望着凝儿,安若尘自责道:“对不起凝儿,是我辜负了你,害你变成如今这样。”
“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决定,不关你的事,你不需要感到内疚,也不需要为了我去冒这样的险。”
凝儿在对自己下忘情咒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人来解开这个咒语,而且没有任何一本书记载过关于解忘情咒的方法。
安若尘这个解咒的方法也很危险,只有历代女君知道。
那么问题来了,安若尘又是如何得知鸳鸯池的水可以解咒?
“所以你…真的那么不愿意记起我吗?”
安若尘希望自己没有曲解这句话的意思,可是他还是往悲观的方向想了。
“当然不是!“凝儿急得解释道:“我只是不想看到你为了我丢掉自己的性命,天池血劫不是每个人都熬得过去的,我一想到你在天池里面泡了一夜,我就心惊胆战。”
“所以你是在担心我?”安若尘的心间涌上一阵阵热流,暖洋洋的。
“我没有办法不担心你!因为……”凝儿坚定不移的看着安若尘,勇敢的说道:“我还爱着你啊!”
泪光在安若尘的眸子里打转,他真的没有听错吗?凝儿还爱着他?
难以置信的看着凝儿,安若尘轻轻的问了一句:“真的吗?”
凝儿坚定的点头,她看着已经快要流泪的安若尘,反问道:“那你呢?!”
安若尘握着凝儿冰冷的手,表明心意道:“我也爱你!而且今生今世,我都只会爱你一个人。”
凝儿又问道:“所以你再也不会离开我了,对吗?”
“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了。”安若尘温柔的将凝儿搂入怀中。
凝儿感觉眼前的一切好不真实,安若尘竟然亲口跟她表白了,她终于等到他了。
三年,整整三年了。他们终于可以永远的在一起了。这就是守得云开见月明,静待花开终有时吧。
两人紧紧相拥,恨不得将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强吻无良拽校花 逝花baby
重生农女好种田
突然,凝儿从安若尘的怀里挣脱出来,好奇的问道:“对了若尘哥哥,你是怎么知道这簪子在墨池的?又是如何得知天池的水可以解忘情咒的?”
“因为你的母亲,是她告诉我的!”
安若尘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凝儿了。
“什么?是娘亲?她不是……”凝儿的心猛地颤了一下,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精灵之快龙 辉耀天堂
安若尘指了指凝儿白颈间的月牙项链,解释道:“她的元神在这条项链里,那日你不小心遗落了项链,被我捡到了,她用了你们巫女国的法术,托梦告诉我所有的一切,三年前你做的一切,我都知道了。”
凝儿怔住,低头看了看胸前的月牙项链,清澈的眸子里满含泪水,颤抖着手指轻轻去触碰项链,凝儿哭的泪流满面。
她怎么也没想到母亲的元神会在这条月牙项链里,她以为当年的那场大战中,母亲的元神就已经魂飞魄散了。
通常人在死亡的时候,元神也会跟着破灭,而凝儿母亲的元神却奇迹般的存活了下来,这对于凝儿来说,是一个很震撼又惊喜的消息。
一双温暖的手抚上凝儿的脸颊,温柔的抹去她眼角的泪珠,凝儿抬眸看向安若尘,她此刻是多么想要放声大哭。
四叶草与我的青春 蓦然的蓝精灵
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活在孤单里,这条月牙项链成为了她最珍贵的东西,她每次想念母亲的时候都会对着项链说悄悄话。
魚也是有尊嚴的
现在得知母亲的元神在项链里,凝儿心里别提有开心了。虽然她见不到母亲,但是她知道母亲一直都在她身边。
混在隋唐 风雨
神秘大叔寵上天 公子莫顏
安若尘看出来凝儿一直在压抑情绪,他温柔的安慰道:“想哭就哭出来吧,有我在!”
凝儿终于绷不住泪水,眼泪像被打开的水闸一样哗啦啦的流淌着,她扑进安若尘的怀里,肆无忌惮的放声痛苦着。
安若尘感觉凝儿的身体在他怀里颤抖,他轻轻地拍了拍凝儿的肩膀,努力安抚凝儿激动的情绪。
“凝儿,这么多年,你的母亲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你,她一直以另外的一种方式陪伴在你身边。”
凝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直到眼泪哭得干涸了她才从安若尘的怀里撤出来,一双水灵灵泪汪汪的美眸看着安若尘。
凝儿感激道:“谢谢你若尘哥哥,如果不是你,我永远都不会知道,可是娘亲她为什么一直没有托梦给我呢?”
安若尘耐心解释道:“她的元神是因为凰麟玉的神力才得以完好无损的保存下来,但是之前她的元神被封印在项链里了,所以她才没有施展法术的机会,直到无意间我的眼泪解开了封印,她才有机会托梦给我。”
凝儿激动问道:“所以现在娘亲也可以托梦给我了,是吗?”
安若尘点头道:“没错,以后你可以在梦里跟你母亲团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