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g5s4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蛟龍決 線上看-第一百六十六章大霧瀰漫有異聲熱推-8iq10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
不觉已经是初晨时分,雾色弥漫的野径两边,树木的枝叶湿漉漉地伸展到路中。
就像撑起无数破旧的雨伞连绵延伸,大颗大颗的露珠不断从树叶缝隙里滑落下来,打在地面上“滴答”作响。
山雾里,有两个人影,正沿着野径,踩着湿滑的地面,蹒跚而行。
此时的肃羽与陆蕴儿,折腾了一夜,已经是强弩之末,疲惫不堪,但为了追赶黄海山救太白鹤,却一丝一毫也不敢懈怠。
露水早已打湿了他们的发髻和衣服,二人的衣袍下摆都溅上了一片片草色的污迹。
汗水和着露水一颗颗布满了陆蕴儿有些苍白的丰润面庞上。
肃羽听见她喘息声越来越重,有些担心,便想让她停下休息片刻,蕴儿只是勉强笑着摇摇头,抬起一只手轻轻把刘海上湿淋淋的露水抹去,继续前行。
随着黎明即将来临,山雾却越来越浓重,一团团翻涌着。
没过多久,浓雾已经直堆到他们的眼前脚下,二人就像进入了一个巨大的棉花团中,撕不开,打不烂,挣不脱。
方向难辨,二人不得以只得停下脚步。
穿越尋俠記
陆蕴儿扎进肃羽怀里,闭上眼睛。
肃羽望着怀中,满脸倦容的陆蕴儿,心中升起无限的怜惜。
喃喃道:“蕴儿,我看这么大的雾,师叔祖他们应该也就地驻扎了,要不我们也休息片刻,等雾退了再追赶他们吧?”
陆蕴儿睁开眼睛,瞅一眼他,摇摇头道:“那可不行!他们本来走得就早很多,如果他们真得因为雾大,停下休整,我们更应该趁机急追才是!怎么能休息呢?
等雾退了,估计还早呢!这团雾实在太大,只要等到稍稍能看见一点道路,我们就要坚持着向前走!我们已经走了两个时辰了,我估计他们应该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
肃羽环顾四周,发愁道:“可是这么大的雾,我们就是追到他们,走他们旁边经过,也未必能发现呢!到时候错过了岂不是更麻烦?”
守棺人 yanqinpu
陆蕴儿沉吟片刻,突然笑道:“羽哥哥,你不说我差一点忘了!我还在黄海山身边安插了几个细作呢!如今距离他们已经近了,现在就让它们来接我们过去不就行了吗?还走什么路啊!嘿嘿”
肃羽有些摸门不着,陆蕴儿也不解释,在雾色里微微弓下身子,把两只手围在嘴边,成喇叭口形状,嘴里发出一阵沉闷而怪异的吼叫声,一直传入浓雾深处去。
陆蕴儿吼了几声,稍停一停,又如法炮制,反复几次。
过了些时候,山雾蒸腾之中,却并不见动静。
陆蕴儿不觉有些落寞,看看肃羽道:“记得以前白熊呼唤我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的!怎么今天不灵了呢?会不会是距离太远,它们听不见呢?”
萬妖帝尊
肃羽这才明白陆蕴儿的用意,正想劝她不要着急,不妨向前走一段路,再召唤那几只虎。
他还没开口,前方突得一阵狂风大作,漫天雾气霎那间就如大海的波涛般纷纭翻滚,汹涌奔来。
随着几声巨吼,几个斑斓的身影已经穿过浓雾,冲到二人身前。
它们突然在雾中现身,不及躲避,惊得肃羽急抱起陆蕴儿拧身跃起,二人身形转瞬已经隐在半空,四只虎已经嗅到陆蕴儿的气息,守在下面,不见他们,急得团团乱转。
迷雾涌动之中,陆蕴儿舞动衣袖,白裙荡荡,缓缓下落。
随即一个侧身跨步,正骑在一只虎的背上,肃羽也已经落地,亦翻身爬上一只虎背。
陆蕴儿又来了精神,调转虎头,双手抱住虎颈,随着她又一声吼,四只虎四爪腾空,窜入大雾深处去。
没多久,二人只见前方雾色之中,有人影晃动。
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那几只虎不知听到了什么,竟然不听虎奴的招呼,逃窜出去!无论是吉是凶,我们都必须严加防备,不可大意!我守在李鹤旁边,二猛你守在道路口,专等老虎返回!其余诸人严阵以待,听我随时吩咐!”
众人都齐声答应。
只有一个憨憨的声音笑道:“叔叔,我觉得一定是几只虎知道咱们饿了,跑到林子里抓野味去了!等它们回来我就可以烤肉吃了!呵呵”
重生之超神任务
那苍老的声音道:“如果像你说的,那可就好了!不过猛儿,你守在这里,万不可懈怠,还是要小心些!”
二猛粗声粗气地答应一声,那老者才放心,轻咳一声,转身走了。
二猛见他离开,自己也扔下手中的大铁棍,一屁股坐在地上,手托着黑脸大腮,自言自语道:“我才不想吃烤肉呢!如果它们是去接蕴儿来的,那可就好了!我就可以把我作得好多诗读给她听了!呵呵,到时候,她还不知道怎么夸我呢!呵呵”
他正憨声笑着,只听迷雾之中,也有人娇声笑道:“这样大雾天气,二猛竟然还在这里等我吟诗,如此用功勤奋,我虽然没听呢,就知道一定是好极了的!嘿嘿”
二猛听见那声音,大喜过望,急忙翻身而起。
陆蕴儿虽然脸色有些苍白,嘴角却依然挂着一丝浅笑,骑在斑斓的巨虎上,已经缓缓从迷离的雾色里走出。
二猛激动不已,冲着他就要鼓掌大笑,却被陆蕴儿用一个手势制止住。
二猛顿时明白,回头瞅瞅身后,然后神秘兮兮地附在陆蕴儿耳边,低声笑道:“蕴儿,我叔叔就在后面,他让我在这里守着,等老虎回来,告诉他!是你来了,我知道他不喜欢你!呵呵,我才不告诉他呢!”
陆蕴儿笑着,冲他点点头,翻身下了老虎,肃羽也下来。
陆蕴儿在老虎头上轻轻各拍了一拍,那几只虎都甚有灵性,各自在一旁卧倒,一声不吭地打起盹来。
鬼陣神尊 暗影
二猛急忙过来,拉着蕴儿的衣袖
“蕴儿,我想了好多诗呢!我现在就念给你听!”
陆蕴儿冲他摆摆手,笑道:“二猛,我知道你的诗一定非常好,不过现在可不行!你叔叔就在那边,万一惊动了他,可就不好了!另外,我都折腾了一夜了,又累又饿,也听不下去!你有吃得没有?能不能给我弄一点来,我吃饱了,休息好了,才有心情听你念诗呢!”
弒王煞鳳:草包七小姐
二猛连连点头,悄声道:“蕴儿说得对!不吃饭哪有劲听我吟诗呢!呵呵!有吃的!还有好多,你等等,我去给你拿去!”
说罢,乐颠颠跑进雾里去。
不久,便听见有人说道:“二猛,你来干什么?那边可有老虎的动静吗?”
二猛憨憨笑道:“我饿了,拿点吃的!那边我守着呢!啥动静都没有!叔叔你就放心吧!”
大小姐的最强保镖
那苍老的声音“嗯!”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又有人打哈欠抻懒腰的声音传来,嘴巴咂得山响道:“哎呀,真是好睡啊!师叔,你怎么还站在我旁边啊?你老人家好歹也歇一会儿呀!否则身体怎能承受的了呢!”
苍老的声音厌厌道:“你睡吧!我可没有你那么大的福气,被困在笼子里还能睡得香!”
那人笑道:“师叔啊!你老人家困我,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嘛!你又不会害我!哈哈,不过,三师叔,既然你不睡,不如弄点酒来,我陪您老人家喝几杯,也可以驱寒解乏呀!”
苍老的声音,愠道:“喝!喝!喝!就知道喝!还跟你的那个假弟子告说,我不给你酒喝!你想想你在我驱虎山庄里喝了多少了?我地窖里的藏酒都被你喝尽了!还要喝,有一天把我的血放出来给你喝,喝死你算了!”
那人笑道:“三师叔,既然你怕我喝你的酒,那你还留着我干什么呢!不如你干脆把我放了,我也好到外面自己偷钱财,自己买酒去!到时候我还会给师叔你送几坛子好酒呢!哈哈”
苍老的声音,发出一阵冷笑道:“太白鹤,你以为我想留你吗?哼哼,你师父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他受了这个瘪子,迟早回来找我,有你我就多了一个把柄!另外,你的那个没入门的弟子,尤其是那个臭丫头,诡计多端,他们也不会甘心让我把持宝莲御令!有了你这个人质,他们就多了一份忌惮!你呀,以后就别想走了,乖乖跟在我身边就是!等我借白莲之力,叱诧风云之时,也自然少不了你酒喝!”
太白鹤笑道:“三师叔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只要天天,顿顿有酒,你赶我,我也不走了!哈哈”
那苍老的声音只是重重地“哼!”了一声,再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