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7ck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第四百七十章 接近相伴-3ydmw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小說推薦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放在叶聪眼前的有两件事情。第一件事,他需要为五百头火热出炉的战熊坐骑寻找主人。第二件事,需要率领一支能打的部队前往支援宋兴。
当然,他可以先用战熊坐骑武装一个营的士兵,然后骑着战熊非常拉风的驰援胡卢堆。遗憾的是并没有那么想当然。首先滴血认主嘛,需要一点时间。而且大家都没骑过马,新手上路还不知道要折腾多少时间。
于是叶聪招来11营营长何文翔,这是他在滨海城防军当小队长时的老部下。叶聪将这批坐骑分配给何文翔慢慢折腾,但要求何文翔立刻抽调一半的兵力随他驰援胡卢堆。
11营的防线距离师部很近,但离胡卢堆差不多一小时的行军距离。距离宋兴更近的还有一些驻防营队,但都不是滨海的老营,不是很靠得住。
此事需要尽快,一行人急急忙忙发动吉普车。不过徐艺珊首席大度的将自己的座驾让给他们。她表示自己需要在这里等孙象大叔,暂时用不着。
徐艺珊的座驾就是门口盘着的那条硕大的机械蜈蚣,说实话坐这玩意赶路真是令人心惊胆战。人类心理上很难接受多足虫类,就算知道它是钢铁材质的也不行。
意外的是这条长虫跑起来相当稳健,它的内部装修舒适,还有邪神造型的软软沙发。看起来键盘为了讨好徐艺珊,着实下了一番苦心。
不过这样一条大家伙在军事区域中一路狂奔,难免引起骚乱,大家以为防线里混进了什么怪物。才刚上路没多久,就有不下三位巡逻侦查的修行者跳出来试图斩杀。
最后叶聪不得不放弃舒适的车厢,一个人站在机械蜈蚣的头上吹冷风。一旦有人靠近,他就威严的敬个军礼。本来准备大打出手的家伙们看到副师长,赶紧放下武器,心想叶师长的座驾好拉风啊。
机械蜈蚣的速度快到飞起,赶到11营的防线时,战士们正在吃午餐。
远征军有餐车保障,大家吃的都是热乎乎的饭菜。前线战士很辛苦,不仅要防备神出鬼没的妖族,还得不分昼夜的修筑工事,体力消耗相当大。
为了保证战斗力,远征军伙食供应都按着吃撑的量来,肉蛋奶不说应有尽有,但后方基本所有的产量往前线顶。为此滨海等后方城市全部实行了配给制,居民们暂时又得节衣缩食顿顿面饼。
但由奢入俭并没有引发公众的不满,因为前线的捷报通过电台源源不断的向后方传递,大家吃糠咽菜却心满意足。大众心理便是如此,对胜利的渴望绝对超过几顿肉汤。只要己方在打胜仗,公众会与有荣焉暂时忘记自身的苦难。当然,如果败了的话,所有的不满就会集中爆发。
不过虽然说后勤保障充足,但普通士兵和修行者之间的供应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士兵们吃的有荤有素,但都是大锅饭。就餐的位置,也就是帐篷前的箱子上。而几位修行者,施施然的围坐在活动板房中吃小灶,有一名厨师专门为他们小炒服务。
大家虽然在同一条战线内拼搏,但由灵力天赋造成的差距,永远都不会真的消失。
嬌妃傾城:陛下,硬要寵 萌不萌【完結+番外】
这是灵气的时代。
营长何文翔下达紧急集合的命令,士兵们将盘中餐扒拉几口含在嘴里,不到两分钟全员就位。包括那几位随军修行者,也是同样的效率。
英雄聯盟:冠軍之箭
籃神
叶聪对11营的纪律表示满意,这是滨海自己的兵。此次远征是各城联合作战,军事素质层次不齐。大多数尚可,但有些后方城市没经历过战火洗礼,实在让人一言难尽。
他下令一半人继续驻守防线,另一半人随自己急行军前往胡卢堆。
不能再抽调更多的人,11营的防线也比较重要。妖将涧童那边行为怪异,说不定是北方军团的调虎离山之计。或许他们在预谋别的方向上的大规模行动。
何文翔抽调两个连队三百人出发,剩下的也并未解散,而是就地接手新到的机械战熊。
接下来的行军中,叶聪等人就不能开着蜈蚣一路飞奔了,因为士兵们的脚程可没那么快。机械蜈蚣不得不慢悠悠的跟在部队的侧翼,有时也会加快速度对前方可疑的位置进行侦查。
叶副师长临时充当了一把侦察兵,他在城防军时就以谨小慎微著称。现在位高权重,但老本行可没落下。
越出防线,已是交战区,四周遍布杀机。11营行军的位置原本是一大片丛林,但现在已经被燃烧·弹烧成焦土。原本粗壮的树木被烧成了光秃秃的焦黑木桩,有的还在冒着袅袅青烟。偶尔可以看到几根格外粗壮却扭曲匍匐的焦黑木桩,那是没来得及逃走被烧死的树精。
地面上覆盖着一指厚的灰烬。由于大火,灰烬下面的冻土被融化,一脚踏上去满是泥泞,在上面行走痛苦不堪。
人类总是这样擅长破坏。
约会大作战之隐蔽行动
叶聪丝毫没有顾忌身上整洁笔挺的军装,他半跪在泥泞中,从灰烬中抠出半块巴掌大鳞片。这似乎是从某只妖物身上脱落下来的。他拔出腰际的山铜匕首,凑近残片。匕首并没有发出蓝光,这块鳞片脱落许久,妖气已经散尽。
“发现了什么?”
诱宠新妻
许筝小心的跳下机械蜈蚣,随口问道。
凤凌天下
“不,没有发现。”
叶聪将手中的鳞片丢掉,举目四望。确定没有可疑的地方之后,机械蜈蚣再一次出发。
许筝抱着胸,看叶聪用匕首刮掉衣服上的污泥甩到一边。她觉得进入战场之后,叶聪的气势变得有些不同。说不清道不明的。看了一会,她忽然问道:“如果附近真的有大妖埋伏,队伍中的修行者应该比你先感应到吧。你的谨慎意义不大。”
丑凰 妖狐妲己
最熟悉的陌生人 純潔的薔薇花
“有时候会有用。”叶聪自信的笑笑,“很多时候,危险并非来自妖族。有一次,我还因此救过一位修行者的命。”
许筝记者眼睛一亮,拿出自己的小本子:“能和我说说这个故事吗?”
“乐意至极,不过我们得一边工作一边谈。”
叶聪再次跳下机械蜈蚣,他又发现了一些疑点。许筝急急忙忙的跟在他的身后。
两人对先前的争吵绝口不提。
一番搜索之后,叶聪没有找到埋伏的妖族,却发现了一队6营的战士。他们开着几辆车,车上载着十几名伤员。伤员们身上的离若布衣全部破碎,有些近乎被腰斩。看来确实是一场硬仗。
“前面还在打,不过那头妖将应该快不行了。”领头的士兵停下车向叶聪汇报,“这几个兄弟伤的太重撑不住了,营长叫我们把他们先送到野战医院。”
“师部的野战医院已经挤满人,你送过去也没得救。”叶聪指了另一个方向,“柴口那边还有一座临时医院,去那边碰碰运气。”
士兵道谢离开,叶聪举目望向前方。
看来已经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