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td2精彩都市异能 黑騎 txt-第1233章 天地共鬥【超級大章】展示-vy7nt

黑騎
小說推薦黑騎
淡紫色的鲜血“哗啦啦”地从麦克唐纳身上的无数个孔洞倾泻而下,其如瀑布般顷刻浇了一地,在他脚边迅速蔓延成一片半径两米的血泊。而麦克唐纳早已丧失了听觉、嗅觉,甚至第一时间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帝座再一次狞笑,说着麦克唐纳已经听不到的话语:“你们想用精神摧破能量打开局面的战术早已被孤预知到了。无论是受精神摧破伤势后如何再生,还是如何使用威力更强范围更大的精神摧破攻击,孤都提前掌握了。”
“麦克唐纳,死在一秒前你还信心满满的同样招数下,感觉如何?啊,忘了你现在,已经听不到了。”
帝座话音未落,眼角的余光蓦然瞟向后方。
在后方狂卷的烟尘里,浑身浴血的吴奇双手紧握着“黑刀”,身如一枚火.箭.弹狠狠冲破层层烟雾,闯进了阿贝利奥神宫大门!
他身上那些未愈的伤势,也都是因为帝座在裹挟地脉能量的一击中夹入了精神摧破能量而导致的。
帝座不紧不慢地扔下长弓,长弓融入地面并释放出反向的“弦之结界”,挡住了吴奇的愤怒一刀!
砰的一声巨响,吴奇的全力一刀震得“弦之结界”都在微微颤抖。吴奇怒火中烧,双臂与双肩都发力到颤抖,一双好似有星辰的双眼里,星辰已经烧起了毁灭的火光!
“毁于愤怒。”
帝座淡漠地道,然后全然不顾吴奇怎样,径直走向血泊中的麦克唐纳。
帝座不会再犯不预知未来的大意失误了。这对七天后的“世界最强敌人组合”,在增长了实力,制定了战术,提升了默契后,已经切实地拥有了“赢过只用两到三件神皿的他”的能力。
所以他会全力以赴,用上自己的全部力量与四件神皿的五阶神力,不给任何机会地击溃吴奇和麦克唐纳!
第一步是,先杀死麦克唐纳!
帝座走到麦克唐纳跟前,正准备用精神摧破炸.弹炸碎麦克唐纳的头颅时,却不料麦克唐纳的身上突然亮起了无数金色的点点星光。
这一瞬间,麦克唐纳原本虚弱的能量气息竟然逆势暴增,甚至在一秒之内超越了当初在浮岛伊甸上被世界神树注入海量能量时的状态!帝座瞳孔收缩,以最快速度拉开距离,躲入“弦之结界”的保护范围中。
帝座通过神皿“石碑”看到了未来——麦克唐纳“自爆”并消失的未来!
重生清宫之为敬嫔(清穿)
时间一秒又一秒过去,重伤濒死的麦克唐纳全身都被金色的光粒覆盖,包裹成一个神圣的金人。他身上释放出的能量气息持续节节攀升,已经到达了帝座难以想象的境地。
可偏偏,麦克唐纳就是不爆。
被挡在“弦之结界”另一头的吴奇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他手上的“黑刀”一次又一次地爆发时间剥削之力,不停地削弱“弦之结界”的强度,可他似乎已经阻止不了宫殿内发生的一切。
“麦克唐纳……喂,麦克唐纳!你要干什么?回答我!”
吴奇情绪激荡地高喊着,忽然间他的意识被一阵奇妙的吸扯力拉入异界。
当吴奇看清周围时,发现自己手里的新月长刀不见了,帝座、纯白色的弦之结界,乃至高大的阿贝利奥神宫,都消失不见。
吴奇脚踩在空灵的大地上,天上和四周都只有黯淡的星空。而麦克唐纳的身影就站在他的面前,近距离背对着树形的光带。
“这里是‘路’的彼端……麦克唐纳,你……”
吴奇没忘记自己和麦克唐纳正在与帝座的生死搏杀中,虽然在“路”的彼端的世界时间流速会缓慢一些,但麦克唐纳在这种时候把他叫来这里,到达是为了什么。
而且刚才麦克唐纳没有触碰到他,也没有让他静下心神,等同于是强行将他拉入“路”彼端的世界的。
“麦克唐纳,你说话啊。”
吴奇迈开步伐走向麦克唐纳,而这时麦克唐纳也抬起了低着的头,向他露出了一抹微笑。
不。
我不是妳心頭好 三月十壹
吴奇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麦克唐纳那释然的笑容,就仿佛是临别前的人的笑容。
下一秒,麦克唐纳徐徐转身,走向了通天的树形光带。吴奇当即奔跑起来想追上麦克唐纳。可是无论他跑的多块,麦克唐纳的背影一直越走越远,越缩越小,而那静静屹立的树形光带也大小不变,仿佛永远不会被他接近一般。
就像是海市蜃楼,他永远也碰不到。
可是麦克唐纳却好像能碰到。
“麦克唐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回答我!你难道要一声不吭的离开战场吗!”
吴奇奋力地奔跑着,用尽全力呐喊着。他不想稀里糊涂地与麦克唐纳告别,更不想就这样孤零零地回到战场,去打那不再有最后一丝胜算的一仗。
但是最终吴奇还是跑到了精疲力尽,他不知道自己跑出了多少无法接近麦克唐纳的距离,他到最后只能疲惫地按住膝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任汗水一滴一滴滴落在空灵的地上。
这时,吴奇漆黑的瞳孔蓦然收缩。他凝视着地上积累起来的汗水,透过汗水看到了一颗遥远的蔚蓝星球。
吴奇以为这是幻觉,他摇了摇头,发现汗水中的蔚蓝星球仍在。他小心翼翼地抬头,发现麦克唐纳的身影走得已经很远很远。他好像来到了那道吴奇自己无论如何都接近不了的树形光带之下,静静地,要迈出最后一步消失在光中。
吴奇已经绝望,可就在这时,麦克唐纳的声音却从遥远的树形光带下传来。
“吴奇,抱歉,如果我早些下定这个决心,也许你能稳稳地拿下胜利。”
“什么叫‘我’稳稳地拿下胜利!我们不是要执行完美无缺的双人作战,最终讨伐掉帝座吗!”吴奇榨干胸腔内最后一丝气,拼命地喊道。生怕麦克唐纳听不见。
“是,但实际上,一万次战斗中或许只有一次我们能与帝座同归于尽,一百万次战斗中我们只有一次能活下一人讨伐掉帝座,而一亿次战斗中,我们才能有一次一起活下来。”麦克唐纳缓缓道。
吴奇不敢相信:“这算什么?你都背着我偷偷预知过了?”
“是,不过以上都是正常战斗的情况。其实还有一个方法,可以让你有三成概率赢下此战。那就是我去‘飞升’。”
麦克唐纳缓缓道来,吴奇却越来越不明白。不,他心里其实是明白的,但他下意识地把那个“明白”踹到了角落。他此刻不想思考,只想不浪费任何一点时间,听麦克唐纳解释。
惡魔之吻3
“所谓‘飞升’,就是四阶生命进化到五阶。但你是知道的,这个世上,不存在四阶以上的生命。”
“所以……”吴奇询问。
“所以当我‘飞升’之际,我就会消失,这个世界将不会再有我的痕迹,而我也将失去作为‘麦克唐纳’这个生命的个体意识,彻底融入地球大意识的洪流。”
麦克唐纳指着下方,说:“你看到了吗?”
吴奇当然看到了。树形光带的下方,空灵大地的另一侧,倒映着一个巨大的蔚蓝星球。
这是,地球。
都市小神医
麦克唐纳继续道:“吴奇,我也是因为神皿‘母石’进化到了生命的极致,又在末日的压力下常常出入‘路’的彼端,才在这‘地球根源’面前偶然顿悟了‘飞升’的条件。总而言之,在我飞升之后,我会融入天与地之中,意识与感情会迅速地消弭,最终化为空气。”
“但是在那短暂的还有意识与感情弥留的时间,我能动用天与地的力量,在你身后助你获胜!吴奇,我们一定要让那个万恶的帝座知道,我们地球不是宇宙中好捏的那颗柿子,我们,也有属于我们的‘五阶神力’!”
吴奇紧握起了拳头,此刻此刻,他终于明白了麦克唐纳对他说这番话的意义。
“我明白了,麦克唐纳。”
“嗯。去吧,天,该亮了。”
说完,吴奇目送麦克唐纳走进了树形光带之中。他缓缓合上眼睛,在一片黑暗中感受着意识体回归现实,然后睁开双眸!
在他的视野中央,麦克唐纳已经化作一串徐徐升空的金色光粒,从聚拢到分散,最终消散在了温和的殿堂灯光之中。
不死神心 语成
“什么东西,什么都没做就消失了?”
九千歲
帝座双眼微眯,感觉自己好像被麦克唐纳耍了一般。事实上他已经动用了最强的感知能力与“石碑”的预言,但在未来的每一幕中,都不存在麦克唐纳的身影。
麦克唐纳死了,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那么对他来说,真正的敌人就剩下吴奇一个了。
帝座转身之际,手里已经多了一支天平箭矢。而就在他正准备着手对付吴奇的瞬间,一声犹如玻璃破碎的清脆响声闯入了他的耳畔。
帝座面色微变。因为“弦之结界”的光壁竟被吴奇的黑刀的突然一击砍出了十余道裂痕!而吴奇漆黑的眼瞳中已经不再充斥愤怒,取而代之的是没有任何阻碍可以动摇的觉悟!
“帝座,别走!”
喝啊!
吴奇再一次气势汹汹地挥刀,这一次黑刀摧枯拉朽地劈碎了坚固的光壁,令无数纯白色的能量碎片当场震散开来。
帝座当即召回展开“弦之结界”的长弓,却不料入手的长弓竟已断了弦!
断掉的弦可以用“母石”的神液粘上,但吴奇不会给帝座这个机会。
一瞬之间,吴奇双肩下沉,重心下压,双腿力量蓄势待发。这个被他做过几万十几万次的动作,早已被无形的磨具刻印进他的身体与灵魂里,臻至完美!
下一秒,吴奇的身影“轰”地消失在帝座眼前!他刚踩过的金石地板上多了两个规整的脚印,而在巨响传出时,吴奇的身影与黑刀先一步到达了帝座眉心!
超越——音速!
“有风!”
帝座在瞬间注意到了,吴奇的背后有股难以想象的强力风流在推动着他飚速前进。这是吴奇从未用过的招式,但吴奇用出时却像是挥洒出隐藏至今的底牌,简、快、狠,老辣至极!
时间已经不够帝座在如此狭小的范围内召唤金色战刀。他猛地举弓迎向漆黑的刀影,霎时刃弓相撞,从薄薄刃尖爆发出的力量像是十三座天启山齐齐压下的重量;帝座的右臂蹦出刺耳的咔嚓声,只0.1秒,长弓便抵不住黑刀的攻势,被黑刀直接顶在了帝座的胸膛!
砰!帝座化作一道倒飞的黑影直射在了殿堂的墙壁上,登时烟尘碎石炸开,金色的殿墙被砸出一个巨大的凹坑与密密麻麻的裂痕。而吴奇攻势不停,他双手握刀自下而上迅猛一斩,瞄准殿墙上的凹坑挥出一道巨大无比的漆黑月牙!
漆黑月牙在一瞬间增大到100米高,在石破天惊之声中狠狠嵌入了帝座所在的殿墙之上;其蕴含的重力能量疯一般地肆虐开来,波及范围顷刻笼罩了整座阿贝利奥神宫。
华丽而恢弘的阿贝利奥神宫在一阵地震般的颤抖与轰鸣声中,活生生裂成了两半。洁白的天弧之光洒进了阿贝利奥神宫的废墟,也洒在了滚滚烟尘包围的断壁残垣与裂纹地板上。
吴奇面色决绝,提刀一往无前。突然一股滔天的灰色波纹从滚滚烟尘中席卷而出,几微秒的时间不够吴奇反应,马上包括他在内的整座阿贝利奥神宫废墟的一切生命与事物,都被灰色波纹洗去了色彩,也禁锢住了时间。
帝座再次用出了“时间暂停”,而在“时间暂停”的世界里,吴奇能保持正常的五感感知,且能冲破桎梏活动5秒左右。
吴奇静神冥想。这一刻他不是在感知天地,而是拥有了“天地的感知”。他能从天空将天启山与阿贝利奥神宫废墟的每一个角落都透视得一清二楚。甚至只要他愿意,整个天启深渊的每一片区域都能变作他棋盘上的棋子,这一刻在哪发生了什么,他都像神明一样了如指掌!
这堪比全知全能的“天地感知”,就仿佛如有神助一般!
“麦克唐纳,你在啊。”
吴奇心里默念一句,旋即双眼蓦然开阖!
吴奇能清晰感知到帝座所在的位置,对方正在疯狂逃遁,并已飞出了天启山的范围。
帝座似乎想利用在“时间暂停”中比他能多活动2秒的优势,拉开双方的距离。
“1、2。”
吴奇默数完两秒,然后朝着帝座逃跑的方向蹬地起飞!只是顷刻,吴奇就在天启山的上空造成一连串的九个音爆圈。而他的速度比负伤的帝座稍稍快那么一些,最终在“时间暂停”的第七秒追上了帝座的背影。
因为吴奇起飞前放空了2秒,所以此刻即便他近身帝座,帝座也不比他多拥有半毫秒的活动时间!
但下一秒异变突起。吴奇飚速移动的身躯突然被一股无法反抗的力量拖住、凝滞。在他体内形成的独立的流动时间流因耗尽了5秒的时间,恢复成和世界一样的停滞状态。
可是在吴奇眼里,禁区平原仍然是一片灰白的样子,天空是纯黑色,天弧是死白色,天边的流云不会动,地上的土尘不会飘。
“时间暂停”的世界还在继续运转着,超过了7秒的限制。
帝座逃窜的身影在半空中戛然而止,他突然放声狂笑着转过身来。纵然他脸上、身上还有未清理干净的污血,胸前还挂着深可见骨的伤痕,但他的精神面貌却一点不像狼狈逃窜的败者!
“你上当了!”
帝座双臂张开,十指微微弓起,手掌所握的虚空之中再一次浮现出了“弓与箭矢”。而那把神皿“长弓”上断掉的弦,如今已经被粘合在了一起。
第8秒。
吴奇在半空中动弹不得,只能凝视着帝座举弓、搭箭,任由天平箭矢的箭尖瞄准他的头颅。
新聞局中局 惠公子
冥冥之中的空间锁定之力,又一次降临在吴奇头上。
“吴奇,你不会以为孤的实力永远只能原地打转,而只有你能在战斗中不断进阶吧?坐拥神皿‘母石’的孤,能在战斗中的每分每秒汲取经验,并将之转化实质性进化的养分!即便是对五阶的力量的掌握程度,亦是如此。”
“第9秒!孤还能继续暂停时间,你与我的时间暂停差来到了令人绝望的4秒!哈哈哈!真是令人愉快!看看你那那催命般的、毫无美感的战斗方式,孤越来越想将这场战斗拖延下去,彻底击溃你的身心!”
帝座的狂笑声终于落下,他拉满弦的手指蓦然松开,天平箭矢登时离弦而出,并停顿在距离帝座一米外的半空中。
一旦“时间暂停”结束,早已预定好飞行轨迹的天平之箭就一定会射穿吴奇的眉心。
“10秒!时间开始流动!”
帝座挥动左手,如按下开关一般按下大拇指。下一秒万物恢复流动,停滞的天平箭矢贯穿长空疾射而出!
帝座狂笑不减,他知道吴奇的生命力很顽强,即便被射爆头颅也能再生。这也是为什么他说“要拖延战斗,直至击溃吴奇的身心为止”。
他,一向相信“石碑”的预言。
嗖!——
在箭矢与吴奇的头颅重叠的刹那,锋利的箭头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擦过了吴奇的眉心,射穿了他的左耳,灼热的鲜血当即溅了吴奇一脸。
放学时有个女生突然抱住我 小默然
而吴奇一往无前,其身形在0.01秒内冲破音速,在帝座笑容未敛之际左手掐住帝座的右肩,右手挥动漆黑的刀光之瀑,从上而下将帝座的左半身一刀两断!
淡紫色的鲜血如喷泉般喷涌而出,在放慢的动作里,帝座的狂笑渐变到了僵硬,渐变到了惊愕,渐变到了不可置信。而狂喷而出的鲜血也遮住了帝座的部分视野,挡住了他眼前吴奇的脸庞。
为什么?
異界之幹坤大挪移 曇花無限
为什么吴奇不是先被射穿眉心,然后再恢复伤口?
下一秒,吴奇揪住帝座右肩的手猛地将帝座抛投而起,然后随着“唰唰”两声,黑刀如切菜般两刀剁下了帝座的双手,吴奇随之轻而易举地夺下了帝座手里的神皿“弓箭”。
这一次帝座看清了,被吴奇夺走的神皿“长弓”上的弦,是断的。
帝座再一次发动了“全知之力”,这一次清楚地看到了前几秒发生的事情。
姐姐乖不哭不哭 月朲
在他全力拉弦并松开的一刹那, 弓弦就断了。但是弦断的声音与弦断的变化,都因为处在“时间暂停” 的世界中而停止,让他阴差阳错地错判了“弓箭”的状态。
正因为弓弦在箭矢射出的一瞬间断开,才在近距离造成了细微的偏差,使箭没有射穿吴奇的眉心。而他之前预言到的结果恰恰是吴奇头部流血并活着,与现在的吴奇一模一样!
一切只因帝座万万没料到刚补好的弓弦会断,才会导致“石碑”预言看漏了过程,才会导致这一系列蝴蝶效应般的结果。
虽然看似只是运气,但在冥冥之中,一切都是“天意”!
“下地狱去吧,帝座!”
吴奇的吼叫声将帝座从思维急速的状态打醒回来。这一刻帝座的身体凌空回落,而吴奇的黑刀从下方垂直向他刺来!
即便是在这几毫秒的时间,帝座体内的“母石”之力也没有放弃对其身体的再生,帝座本人更不可能就此放弃抵抗,任由吴奇戳穿他的躯干。
但是陡然爆发的重力能量令帝座的身体一瞬间被压上了超过本体一千倍的重力!这一千倍的重力仿佛来自十八层地狱的因果锁链,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牢牢地束缚住帝座的头部、四肢、躯干,让他动弹不得!
旋即,等候已久的黑刀自下而上刺穿了帝座的后背,切断了帝座的脊椎,从他的胸膛正中央透体而出!
紧接着,贯穿帝座躯干的刀刃上点燃起了能量的火花。伴随着黑玫瑰般的火花凌空绽放,稳定的重力能量再一次解放出无所收敛的狂暴之威,炸散开颠覆天地的擎天雷光!
“啊啊啊啊啊啊!——”
在那惊天的巨响之中,一束粗壮至极的黑色能量光柱垂直飞向天际,携着毁灭万物之威直通天穹,驱散漫天乌云!
吴奇的双眼喷薄出漆黑如墨的能量电弧,他如高举火炬般举着黑刀,黑刀刺穿帝座的身躯,持续不停地向天上喷射出漆黑的雷霆!而帝座的四肢与头颅都在受击中无限地抽搐着,体内的每一个细胞每时每刻都饱受着重力能量的毁灭洗礼!
若瑢姐的死,无畏壁垒之战数十万诺荒联盟军的士兵与守城士兵的死,徐放的死,克瑞斯的死,麦克唐纳的死,以及险些被抹杀的人类与荒野生灵的未来!
吴奇在这一击中宣泄出了一直以来对帝座积攒的刻骨仇恨,他不介意自己在这一击之后化为被仇恨吞噬的厉鬼,他只要帝座在死前,给他,给那么多因帝座而死的人们,好好地领教什么叫炼狱之苦!
在无休止的能量喷射中,吴奇的情绪与意识渐渐模糊。他能感到无尽的黑暗从四面八方朝他笼罩而来,而在他即将休克昏迷之际,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一个来自后方的温暖拥抱,抱住他离开原地。
“是你吗……麦克唐纳……”
——————
PS:倒数第二章!兄弟们,看爽可以不吝支持!不在本站的可以来17K本站支持一下,一个收藏,一个订阅,一张推荐票,一个小礼物,都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
最后了,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