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nrp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紅樓大貴族》-第660章 淑妃之憂分享-ymxiz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
濯尘殿内殿,太上皇坐于龙榻之上,温然问道:“对于今日之事,你有什么看法?”
贾宝玉答道:“皇爷爷英明圣断,统御宗室、百官,人人信服……”
太上皇摇摇头,“朕不用你和那些大臣们一样对朕歌功颂德,朕想要听你的心里话。”
贾宝玉想了想,如此道:“王维仁携众大臣及宗室进熙园,名为恳求皇爷爷册立储君,看似为公,实为倚势自重,威逼皇爷爷,欲图左右我天家立嗣。
不过皇爷爷英明圣断,先以群臣轻慢陛下祭典为由杖责群臣,弱其气势。然后再册立四皇子殿下为太孙,堵群臣之口,最后再削去王维仁首辅之职,彻底去除其势,如此化繁为简,润物无声的手段,实令孙儿叹为观止。”
太上皇显然还是不太满意,他继续摇头:“区区一个王维仁,算不得什么……”
说着,他神色微正,道:“今日之事,分明是忠顺王和与王维仁合谋,你方才为何只提王维仁?”
火車頭震蕩:宜萬鐵路始末
贾宝玉察太上皇语气并无狠厉与审视,方忖度着回道:“忠顺王乃是孙儿叔叔,便是他犯了错,也无孙儿背后指摘之理。王叔之事,自有皇爷爷圣心独断。”
太上皇瞅了他两眼,悠然叹了一句:“也不知道你是天性这般纯善仁孝,还是小小年纪便有过深的城府……但是朕不得不提醒你,凡欲成大业者,皆不可存有妇人之仁。”
贾宝玉嘴角微动,赶忙低下头,作受教之态。
“听闻西海之滨那几国又举兵来犯,朕年事已高,实无心力再与这些蛮邦纠缠,所以这件事,朕就交给你了,你可有制敌之策?”
太上皇忽然这般道。
超级文明之地球崛起 骑着猪去兜风
起極陸
贾宝玉立马躬身一拜道:“多谢皇爷爷信任。孙儿年幼,未曾到过西海,不知道那边的具体境况,但是想来我大玄军中,熟知西域之兵将不在少数。
孙儿下去之后,便先召集这些人来,群策群力,待议出可行之法,再来向皇爷爷请教……”
太上皇摇头:“请教就不必了,兵家之事,最怕的便是过多的掣肘。既然已说了这件事交给你来办,便是一切皆有你来决定,最后是好是歹,也是你来负担。”
贾宝玉点头应是。
丫鬟生存手册
“只记住一点,莫要堕了我天朝上邦的威严,也不要丢了我元氏子孙的颜面,这一战,很重要……”
太上皇的这句话,似乎有些深意,又似乎只是寻常的交代。
但是贾宝玉也不敢迟疑,只点头应道:“孙儿明白,定不负皇爷爷厚望!”
太上皇也点点头,“好了,你下去吧,将太师、宗辙叫进来。”
“是……”
贾宝玉退下,来到殿外。
其他人皆已散尽,只有刚刚受封的三位顾命大臣叶琼、宗辙还有忠顺王还等候在殿外。
听见贾宝玉说太上皇让叶琼和宗辙进去,忠顺王十分诧异,忙问:“我呢,太上皇他老人家没叫我?”
贾宝玉遗憾的摇摇头:“小侄不敢篡改太上皇圣谕,他老人家,确实没提到九王叔……要不然,九王叔就在此再等等,说不定太上皇见了太师和宗大人之后,便会召见九王叔了呢……”
忠顺王面色难免有些难看,又码不准贾宝玉是不是在嘲讽他。毕竟他每次看见贾宝玉,对方都是这么笑眯眯的样子。
想了想,他道:“好侄儿言之有理,那我就在这儿再等等……”
贾宝玉笑道:“既然如此,小侄就不陪九王叔了。如今四皇子殿下被册立为皇太孙,想来宫中还不知道这个消息,侄儿就先送旨进宫,向太孙殿下报喜去了……”
忠顺王闻言,心里老大的不痛快,“那小野种凭什么……”
发牢骚的话没说完,见贾宝玉似笑非笑尔的瞅着他,他也知道失言,尴尬的笑了笑。
贾宝玉也笑了笑,随即告辞一声,便带着圣旨去了。
……
熙园发生的事情,很快便在皇城及京中传开。
听到太上皇册立四皇子为皇孙,除了那些知道内情的人,其他人显得并不意外。
陛下驾崩了,陛下的子嗣被册立为储君,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更有一点,那些原本就不相信之前京中流言的人,这一下就找到了抨击那些传谣者的证据。
你们不是造谣说陛下无嗣了么,还诬蔑陛下的皇子、公主乃是妖人秽乱宫闱所出,现在没话说了吧?
要真是那样,太上皇会不知道,他老人家还会册立四皇子为皇太孙?
那些本身也是道听途说的人,也一时没了反驳之语。
一时间,之前那些流言,颇有种不攻自破之意……
皇宫,谨兰殿,同样忙碌了一日,浑身劳乏的淑妃沐浴完毕,正由宫女们服侍梳妆,忽闻小太监来报信,乍然闻之,她便吃了一惊。
“当真?”
“回禀娘娘,千真万确,方才靖王亲自拿着太上皇的册封圣旨进了宫,呈给皇后御览,现在宫里都已经传开。
咱们四皇子殿下,已经被太上皇正是册立为皇太孙,是咱大玄的唯一储君!”
小太监说的激动,周围听见的人也很激动。
自家服侍的主子要是将来当了皇帝,他们这些旧人,自然也都要水涨船高的咯。
淑妃一时心也有些砰砰跳起来。
四皇子生母钱贵人早逝,然后四皇子便和三公主一样,一直养在她的身边。
虽非亲生,但是在这皇宫之中,四皇子也没有比她更亲的人了。
若是四皇子真的能够坐上龙庭,那她将来,至少也是皇太妃,说不定,还能和皇后一样并称为太后……
但是,怎么会呢?
短暂的惊喜之后,淑妃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不是传言说,四皇子的血脉有大问题么?
否则,为什么自陛下薨逝的这一段时日以来,朝野之间,似乎都忘记了陛下还有这么一个儿子的存在?
除了几个不干紧要的人,她没有感受到任何一份来自朝臣们对四皇子的奉承。
这就是她忧心如焚,甚至不惜主动去攀结靖王的原因。
他们都说靖王得太上皇宠爱,将来是要继承皇位的。
若是景祺真的血脉不纯,那么,若是早日向靖王投诚,或许靖王能够看在她们母子怜弱的情况下,护他们一命……
“娘娘,你怎么了?四皇子被册封为皇太孙,这不是天大的好事么,怎么娘娘脸色这么差呢?”
服侍的宫女太监不解。
妾本賢良 壹個女人
是了,太孙……
不是太子!
论理,若是陛下驾崩,他的继位者,应当是太子才对。
太孙……这是从太上皇那里论起的……
“圣旨现在在哪?”
“大概在皇后娘娘那儿吧……”
正说着,便有太监门外通报:“淑妃娘娘,皇后娘娘有旨,命你带四皇子,一同前往长乐宫……”
淑妃正不知所措,闻言应了一声,然后长吸一口气,命人去将四皇子带过来,一同往长乐宫来。
皇后娘娘仍旧是那般恬淡的模样,待他们行礼之后,道:“这是太上皇册封四皇子为太孙,以及设立辅政大臣的圣旨,你代太孙收好。”
随着皇后的话,夏守忠亲自将一封明黄色的圣旨传下来。
待亲手摸到圣旨,饶是以淑妃一向娴静的性子,也不禁手上有些发颤。
不顾皇后还在上面,她便展开圣旨瞧看起来……
一会之后,皇后有些不耐了,她道:“好了,若要细瞧便拿回去之后再慢慢瞧吧。
本宫只有一件事交代。如今四皇子已经是储君,便需要担起储君职责。
平时便罢了,朝政大事有四位辅政大臣处理,也不用太孙多做什么,他只需要按时到陛下的灵前跪灵便可。不过每隔三日一次的朝会,还需得他坐于龙庭之下,听候群臣议政。
至于这件事的具体细节,稍后会有礼部和鸿胪寺的官员专门到上书房对太孙进行教导,你需得安排两个聪明伶俐的人服侍在太孙身边,以好好听从先生们的指示,切莫出了差错。”
皇后淡漠的话语,令淑妃心头最后一丝侥幸落下。
她合上圣旨,连忙拉着四皇子跪下,磕头道:“还请皇后娘娘仁慈,救我们一救……!”
皇后斜躺于凤榻之上,由着宫女们捶腿,闻言撑起身来,皱眉呵斥道:“你胡言乱语什么?何人要谋害尔等,尔等需要本宫来救?”
四皇子年纪小小,还不大明白事理,只知道听从母亲的吩咐。
此时面对高高在上的皇后一声呵斥,令他脖子一缩,忍不住抱紧了淑妃的手臂。
淑妃脸上的眼泪流了下来。
虽然,她真的很希望很希望圣旨里的话是真的。
但是,太多的细节,让她不敢存着这个侥幸心理。
之前宫中还有大臣们对她们母子的忽略轻视便罢了,为何,像今日册封景祺为皇太孙这样重要的大事,居然没有让景祺过去听旨,而是颁完旨之后,通知她们一声?
再有,历朝历代,哪一份册立储君或者新君的诏书,不是长篇浩论,哪像手中这一份,简单到离谱……
这可是出自太上皇之手的圣旨啊!
还有,若景祺真的是名正言顺的储君,这个时候,皇后娘娘不应该想办法夺走景祺的抚养权么,就算皇后娘娘与世无争,不屑如此,她也不该对她们如此冷淡啊……
诸如这般的细节,数不胜数。
于是,她忍住自己的心惊,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
景祺的血脉问题,或许是真的,太上皇也绝非是真的要册立景祺为储君!
虽然无法完全猜到太上皇的用意,但是她却能猜到一二分……
莫不就是,太上皇这么做,能够为景泰遮丑罢了。
莫不,太上皇这么做,是在为靖王做铺垫罢了。
她仔细瞧了圣旨,上头四个辅政大臣,除了一个人憎狗嫌的忠顺王不说了,太师,那可是靖王未来的太丈人,那个内阁大臣宗辙虽然不知道底细,想来也是靖王的人吧,如此算上为首的靖王,四个人中,倒有三个是靖王一系的!
而他们景祺,还有什么?
在太上皇不在意,皇后不疼,群臣不重视的情况下,他们景祺空担着这个储君的名头,能有什么好的结局?
景祺没有好的结局,她自然也是一样。
对了还有皇太孙这个称号,这莫不是太上皇故意要将皇统,从陛下的身上拿回去,以后好名正言顺的改立靖王?
胡乱的想着这些,淑妃心中的惧怕和恐惧已经压制不住了,她不断地给皇后磕头道:“还请皇后娘娘垂怜,收回成命,景祺年纪太小了,他什么都不懂,实在担不起储君的大任。
请娘娘和朝廷,另选贤能吧……”
皇后十分意外,不想这个平时闷不做声的淑妃,竟有眼力能看见这件事里头的凶险,而且还有魄力不为巨大的利益所冲昏头脑。
不过,她最后这话又着实太蠢。
“休得胡言乱语,册封太孙,乃是太上皇亲自定下的旨意,别说是你,便是本宫,也丝毫不敢忤逆。
好了,四皇子被册立为储君,乃是喜事,你就别在这里哭哭啼啼的了。
景祺今后的责任甚重,你作为他的阿母,需得好好用心照顾,不要出了差错。”
虽然心中对淑妃母子也有些怜惜,但是皇后却知道,这件事她也没有发言权,一切,只待日后才知道。
淑妃也意识到请皇后垂怜没什么用,她忽然看向四周,问道:“不是说靖王亲自送圣旨进宫的吗,靖王现在人在哪?”
此话一出,皇后顿时大怒。
“大胆!”
皇后一下子站起来,冷冷的呵斥道:“淑妃,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你身为先帝的后妃,岂可私自打探外臣的行踪!这一次本宫便不与你计较,再有下次,休怪本宫执行宫规。”
皇后自然明白淑妃想要见贾宝玉的目的,这是她最不乐意见到的。
自古以来,英雄豪杰难免有阴沟里翻船之事,她绝对不愿意见到贾宝玉和淑妃这些人有什么接触。
万一要是她们心怀不轨,岂非对贾宝玉不利?
染血江湖 慕豐
网游之魔力风华
“臣,臣妾知罪,还请皇后恕罪……”
淑妃竟不想皇后有这般大的反应,被好吓了一跳。
然后也知道自己犯了蠢,不敢再多说什么,在皇后的吩咐下,牵着四皇子景祺退了出去。